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田心月感到身后有一股气流猛烈的朝她扑来。

田心月感到身后有一股气流猛烈的朝她扑来。

“这么说,你承认你对我毒舌了?知道错了?”田心月环抱双臂,比起王大媳妇的紧张,她一派悠闲。

王大媳妇边转圈子边咬牙切齿的喊,“是,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赶紧的啊!”

田心月咂咂嘴,她只是想教训一下这妇人,并没想叫大傲啄伤她,于是唤了公鸡,“大傲!”

说来真灵,那公鸡一听田心月喊它,立马从王大媳妇身上跳下来又跳进田心月的背篓里。

王大媳妇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破损不堪,露出了贴身的肚兜,也累的顾不得遮掩了。

巧的是,古田村的光棍癞头刚刚从山上下来,看到大傲媳妇衣衫不整,眼都晃花了。

王大媳妇向来尖酸跋扈,一看癞头盯着她看,立马撒泼开了,“看什么看?就不怕眼长钉子?”

“钉子在你身上长着呢。”癞头一向无赖,盯着妇人胸前,恨不得眼球黏在女人身上。

大王媳妇被看的更加恼火,上去就要给癞头一脚,脚还没抬起,癞头就被一只手打昏在地。

仔细一瞅,王大不知什么时候气冲冲地走来,看见自家媳妇衣衫不整上去就是一巴掌,“你这青天白日在光棍面前赤身裸体,这是要干啥?你个下作的东西,还不给我滚回去?”

王大媳妇向来张扬嚣张惯了,唯一最怕的就是王大,脸上被狠狠挨了一巴,这会捂脸忿忿的瞪向田心月,“你打我做啥?是田心月怂恿她家那只该死的公鸡啄我,你应该教训的是她!”

“人家一只鸡能听懂人话不成?分明是你白天勾丨搭癞头,你俩从小有婚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伤风败俗的贱妇,再不回家,我打死你!”

生怕王大又一拳招呼上去,王大媳妇不敢再说半句话,急忙跑回了家。

田心月上了山,采的草药也不多,看来今天出门不利,没看黄历,运气背。

刚转身要下山,忽听到大傲喔喔叫,声音听来和平时不同,像是警叫。

下一刻,田心月感到身后有一股气流猛烈的朝她扑来。

她身子一侧,一只银蛇熊扑了个空,转过笨重的身体,满眼猎物的眼神锁定田心月。

田心月先是一愣,随即兴奋起来,没想到这贫瘠大山居然还真有熊!这一下夜边铖有救了!

田心月随手掏出空间的短枪,上了樘,对准熊眼射了出去。

子弹穿过熊眼射出脑袋,动作一气呵成,快、狠,准,熊很快倒地,没了气息。

田心月将熊尸好不容易拖进空间,又从山上砍了些竹子放满了竹篓下了山。

刚到家,田心月就看到於潜有一个人影鬼鬼祟祟,走近一看,是陈婶儿子陈笊篱!

婶婶的儿子一向不学无术,坑蒙拐骗样样干,这会儿在田家门口转溜准没好事。

“你有事吗?”田心月本想直接撵,虽然陈家缺德,但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田心月硬是把火气压了下去。

陈笊篱一看是田心月,立即虚伪堆笑,“没有没有,我娘叫我来看看你们家还缺什么吃的……”

田心月不冷不热,不愠不火的说,“以后都不用劳烦你们了,还有别的事了?”

陈笊篱显然没料到从小到大柔弱的田心月一下子变得这么冷漠,眼神这么可怕,本还想着溜进田家顺手再摸点什么,现在一股恶寒莫名从脚底爬上背脊,他赶紧摆手,“好,好!那,那我先回去了。”

陈笊篱话不成句的说完立马跑回了家。

田心月看都没看,直接进了屋子。

洗了手,田心月从桃源空间抓了一大把米嘉奖大傲刚才英勇护主,然后又从空间拿了些吃的给田宝,支开了他们。

进屋锁门,田心月从空间将熊的尸体拖出来,好不容易才将熊剥皮,用刀取出熊胆,把胆和山上采的采药混合在一起,但必须煮熟才行。

要是现在去煮,只怕傻弟又闹着要吃的,在新婚房里煎药最合适。

琢磨了一下,田心月拿出从桃源空间拿出工具,随后把熊胆和采来的草药放在锅里慢慢煎。

田心月专心志致的熬药,把熊肉收到了空间可以吃上一段时间。

药草熟了之后,田心月取出那颗熊胆,熊胆很大,或许是煎熬时间太短,触感并没有这么柔软,又不能一分为二。

半个鸡蛋大的熊胆被田心月两根手指夹住,塞进夜边铖的嘴里。

不确定夜边铖是否吃进去,田心月特意附在男人嘴唇上吹了吹,试图把熊胆吹进对方喉咙。

田心月伸出手指往他喉咙里倒了倒,确定被夜边铖咽下去了才拿出来。

男人这次睁眼,眼神却深邃,仿佛能看穿田心月的灵魂。

“醒了?”

田心月有点亢奋更多的是心虚,她的动作或许太粗鲁。

不过上一次只是说梦话没睁眼,这一次竟睁开了,看来不久之后就能清醒了。

她一出房门就看到傻弟弟两眼放光,“姐姐,有没有这种黄黄的东西了?”

田心月一看原来是芒果蛋糕,之前因为太忙,她随意从空间里找了些吃的,除了给田宝一个大苹果,不小心还拿了一块蛋糕,也难怪这傻弟弟不知道。

“姐姐你说话呀,这也是你从山上摘的吗?”田宝灿烂的笑着问,看起来对蛋糕的味道意犹未尽。

“没错。”反正弟弟也不知道,田心月随意敷衍了一下。

“我还想吃。”傻弟弟不依不挠。

田心月捂额,看来下次真不能这么草率了,“好的,明天到山上摘给你吃。”

反正她明天还得继续上山,就顺着话题这样说吧。

田心月忙活到晚上,熊肉是没毒,还可补气养血,老少皆宜。

她切了一些大约三斤的肉用来做菜,这里的人都嫌竹笋苦,山上遍地都是竹笋,殊不知竹笋用盐码一码,去苦味能变得很甜。

很快,她切除一部分肉用来焖竹笋,还有一部分做了玉米熊肉骆,撒了一层葱翠的小香葱。

田心月另外从院子里取了一些大个的土豆,“镪镪镪”利落的切成丝,做成油炸薯条,又从空间拿了些沙琪玛,将肉剁碎,混合一起,以前她吃过,味道很鲜美。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8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