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既然这样,那就随哥嫂去吧。把她水摸出来了

既然这样,那就随哥嫂去吧。把她水摸出来了

“哥嫂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们的要求,因为这笔钱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可以给你们三万五万的,但是一百万绝对不行,毕竟我还没有成家立业,而且房子都没有,等我买房娶媳妇后,这些钱够用就不错了,根本没有闲钱,所以真的对不起。”

也许是林成语气太冰冷了,所以尽管林成一个劲的道歉,但是哥嫂并不领情,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打量着他,仿佛不认识这个兄弟一样。

其实林刚和媳妇是在等兄弟改变主意,但是等了很久,见林成始终没有说话,便知道他心意已决,于是嫂子李梅冲林刚使了个眼色,林刚知道妻子的意思,想起兄弟之情,挠了挠头,但是想起巨款终于狠下心来道:“林成你可要想好了,你若是不肯答应我们的要求,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兄弟之间一刀两断,你我再见之时便是路人。”

话说到这份上,林刚也激起心中的愤怒,转头向妻子吼道:“我们走。”

林成仿佛呆了,又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傻傻的楞在那里,他不是不想挽留哥嫂,但是他知道留不住,索性不挽留,毕竟这笔钱被哥嫂瓜分,他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既然这样,那就随哥嫂去吧。他相信迟早哥嫂会原谅他的,兄弟之间不应该因为金钱闹翻。

回到家里,林刚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就像瘫痪一样,向兄弟索要一百万其实是老婆的意思,他的心里确实也渴望分一些,但是因为一百万钱而把兄弟之间的感情决裂,他的心里真的于心不忍,有点难受。

“没用的东西。”看着蹲在地上满脸沮丧的男人,李梅恨恨的骂道。

在兄弟面前,不但没有要到钱,而且被拒绝,丢尽了面子,弟弟几乎毫不犹豫的拒绝,极大的伤了夫妻二人的感情,所以此时李梅的心里,除了愤怒还有一个字:“恨。”

“可是不窝囊又能如何?钱在人家的手里,他又是我的亲兄弟,他不肯给我,我总不能抢吧。”林刚十分的委屈,但是又不敢发脾气,毕竟林成是他的兄弟,从以前的胸无城府变成现在的心机深沉,不但自己被他抛弃了,而且被拒绝,在他的面前丢了面子,这还算是一奶同胞吗?与路人有什么区别?

“难道你就甘心放弃那一百万?就是我们不要那笔钱,他也会很快挥霍干净,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我们用点手段,如果他还有一点顾念亲情,我想他会给的。”李梅平淡的道。话虽然说的平淡,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想怎么样?难道你有什么办法让兄弟自愿拿出这笔钱?为了一百万要是弄的兄弟反目是不是有点不值得?”虽然嘴上曾经说和兄弟断绝关系,但是毕竟是亲兄弟,怎么可能一辈子不来往了呢?

“岂止是一百万,我的方法若是成功,我们要他全部的财产。”李梅狡黠的一笑,仿佛林成的所有钞票已经攥在她的手心一样,有点得意忘形起来。

看着林刚惊愕询问的眼神,李梅低下头来在林刚的耳边耳语几句,然后起身哈哈大笑,连她自己也为这个计划兴奋不已。

“你怎么能这样?太缺德了,毕竟他是我们的兄弟。”林刚怒气冲冲,刚刚要发火,随即想起兄弟的无情和那一笔巨款,立刻沮丧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到丈夫的表情,李梅已经知道他默许了,她的心里兴奋不已,如今只有一个办法有可能得到那笔巨款,只是这个方法是否奏效,她的心里没有底,想到林成的无情,她在心里暗暗祈祷,但愿林成能够顾念最后一点亲情,否则她就会前功尽弃,而且偷鸡不成蚀把米。

林成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是十分的不好受,尽管在他的心里,亲情比金钱更加重要,他真的不想因为钱和哥嫂闹翻甚至断绝关系,但是哥嫂要的属实过多,一百万元是他所不能接受的数字,他被逼无奈只好断绝亲情,但是在他的心里,仍然对哥嫂有一丝内疚,他希望天长日久,哥嫂会把这件事看淡,原谅他。

就在林成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电话,是哥哥打来的。电话里哥哥气喘吁吁的道:“兄弟不好了,小伟出事了,被人绑架了。”小伟是林刚的独生子,夫妻二人对这个孩子爱如生命,一直娇生惯养。

林成的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听说孩子出事,他的脑海里第一个感觉是,小伟一定是出车祸了,不然他怎么会出事?若是出车祸了,毕竟是自己的侄子,他不能不管,可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穷打工的,拿什么管?心有余而力不足。

“报警吧。”林成大声喊。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话刚刚说完,他觉得他的话多余,难道哥嫂这么聪明,会想不到报警?

“不能报警,绑匪说了,如果报警的话,留给我们的,只有小伟的尸体。”嫂子的嗓音嘶哑,有点歇斯底里。

“那怎么办?”对于这事,林成也没有办法,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也是揪心,小伟是哥嫂的独子,孩子被绑架,莫说哥嫂痛不欲生,就是林成也是心急如焚。

“绑匪有一个条件,要四百万,否则撕票,我们没有钱,只有来求你。”嫂子急促的道,她的声音虽然着急,但也有一些小心翼翼,似乎怕林成察觉到什么。

“什么?要四百万?”林成差点跳起来。绑匪要钱不奇怪,为什么偏偏要四百万?而他林成中奖得到的正好四百万,这难道是巧合吗?俗话说得好,树大招风,说的一点没错。

显然绑匪绑架哥哥的孩子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是冲着刚刚中奖的那四百万。

“兄弟,你看该怎么办?为了孩子,你能把钱拿出来吗?我和你哥会一辈子感激你,孩子也不会忘记你的。”在电话里,李梅低声下气,不断的哀求。

“这个,我要想想,他要的钱太多了。”林成眉头紧皱,绑匪要他的四百万,与要了他的命有何区别?拿出这四百万的话,他真的要投河自尽了,从一无所有到百万富翁可以,但是从百万富翁变成一无所有,无论如何,他接受不了这种残酷的打击。

“我们的时间不多,绑匪给的时间最多三天,昨天过去了一天,今天若是不给钱,明天可是最后一天,兄弟,大哥求求你了。”大哥林刚突然接过电话,同样在电话里哀求兄弟。

毕竟是一奶同胞,林成有心拒绝,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但是答应的话,对于他来说,也是致命打击,他没法回答,只好挂断了电话。

一夜无话,奇怪的是,哥嫂竟然再也没有打电话。林成睡得很安稳,心里想:也许是绑匪良心发现,放了孩子,也说不定。那样的话,岂不是皆大欢喜,虽然哥嫂对他无情无义,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哥嫂伤心,更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侄子被杀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林成还在梦中便隐隐的听到外边有哭泣声,他睡眼蓬松,揉揉眼睛,还以为听错了,但是认真倾听的确是哭泣声,慌忙打开房门,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原来是哥嫂两个人并排跪在门前,就好像是过去的大臣给皇帝请安,问题是哥嫂不是大臣,他也不是皇帝,兄弟之间,他当不起如此重礼。

林成来不及问为什么,慌忙也跪在哥嫂面前才问道:“哥哥嫂子,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这么做会让我折寿的?有事你们说话,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你们。”

虽然猜不出哥嫂为什么这样,但是林成隐约感觉到,哥嫂一定是有求于自己,才这样失态。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1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