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一位俊秀的青年人穿行于云层之中,男女做床片段小说

一位俊秀的青年人穿行于云层之中,男女做床片段小说

天界,一位俊秀的青年人穿行于云层之中,身后呼啸追逐着数以万计的高手大能。为首一中年人身着道袍,满面春风得意。

眼见青年人己力乏体虚,再无逃生可能,一众高手将他在云层中团团围住。那道人手抚长须阴笑道:“行空,你己断无生理。若你现在交出锆兰石,我可留你一条生路。我以武道之名发誓,绝不再加害于你和你的家小。”

那青年惨然一笑,一脸的绝望之色:“白石,别再做梦了。为了得到我的毕生传承,你枉费了偌大的心机,竟然暗中勾结了数以万计的宇宙大能来围剿于我。你扪心自问,若是单打独斗,你可有两成的胜算?”

“嘿嘿,这个我不和你争。不过这也正是我要得到你传承的原因,我发动了这么大的阵仗,可不是为了白白显示一下底蕴的。”白石道人得意的朗笑着,竟然不因自己的阴险而有半份的羞愧。

行空抬眼望去,四围包抄着自己的人无一不是在天界能叫得上名号的高手,便算是自己全盛时期面对这样的顶尖阵容也绝对没有生还的把握。

行穿心中绝望,遥想自己万年的修为,被一阴邪小人逼迫到如此境地,万念俱灰。

但见行穿抬头望空,唇角张起,嘴中升起一颗蓝色圆珠。“白石,你不是想要我的锆兰石吗?嘿嘿,你们这群混账看好了,这就是凝结了我全部传承的锆兰石。”

看到了那颗圆珠,万余人眼中穿出了数之不尽的热望。尤其是白石道人,向来道行高深的他,此时也是语无论次,“行,行空前辈。你,你把锆兰石给,交给晚辈。我,我保你全家一世无忧。”

行空傲骄一笑,四望一番,似要一眼看尽世间最后的繁华。“白石,知道本尊最厉害的功法传承是什么吧?”

白石如被一剑刺中了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行空,你,你是在说亡灵术?”

“小辈,聪明!今儿个我虽然被你这小人逼得上天无路,但我也要拼着一死叫你们入地无门。”行穿毅然绝然的将自己仅剩的功力注入到锆兰石中。只见那石头越发的光彩夺目。

但却没有人因为这锆兰石的炫丽而有丝毫的喜悦,相反的,无一人不感到森森的凉意。

白石惨嚎道:“行空,你,你难道真的不顾惜生命?你可要知道,就算你去了,你的一家老小可还在世上。”

“哈哈哈,小辈,忒天真!锆兰石祭出,我就没打算让你们再有机会活着回去。今天我就用我的最强功法亡灵术将你们一甘逆子尽数封印在这锆兰石中!”

白石不愧为一甘高手的领袖,早在行空祭出锆兰石的时候己经提前预知了危险的来临。当行空将灵魂之力注入锆兰石时,他人己经逃至千里之外。

但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但见整个天空中云层飞扬,一众高手仿佛瞬间失去了意识,每个人都以手抚头,灵魂、神识不断的飞向锆兰石。

行空紧闭双眼,以自己强大的灵魂之力拼死一搏,誓要将一众高手灵魂尽数封印,以除后患。

锆兰石的巨大吸力不断吸取着一众高手的灵魂,因为灵魂的混乱飞舞以及神识的夹杂不清,空间中产生了无数的风旋以及空间乱流。

高手们好似匹夫一般再也寻找不到一丝身上应有的高手气质,精神力更加不堪,被锆兰石所吸取的灵魂之力抽调得丝毫不剩。

此时的白石己经逃至万里之外。饶是如此,他心理还是充满了忌惮之意,心中莫名的悸动,加快飞行奔逃的速度。只要一停下来,就有种要被锆兰石吸取灵魂的感觉。

因为锆兰石的狂大吸力以及白石风也似的疾行速度,产生了极大的空间位面落差,白石但觉得周遭景物瞬间大变,竟是来到了另一个维度,己经脱离了天界。

但是这一改变让阴邪的白石道人心理淡定了下来。虽然己经超脱了自己曾经生存的世界,但再怎么说也算是脱离了危险。

回想一下方才锆兰石在行空手中所发挥的巨大威力,心中后怕不己。心道,早知行空是这世上最强大的男人,却不曾想己经强大到这种地步。

枉我白石号称一代高手,还想与行空一较短长,到头来机关算尽,发动万余高手之力最终也只是拼得个鱼死网破。

万余年后,风云大陆的中州国。中州国西北部有一个小城叫望云城,望云城郊有一个望云崖,望云崖下有一个巨大的深水湖——望云湖。

望云崖上一个灰头土脸的土布衣饰少年绝望的望着崖底的望云湖。别了,我生活了十八年的故乡,别了我的爱人。既然你心里己经再没有我的位置,那我生活在这个世界更有什么意义?

凤仙儿,我们自小在同一个胡同口儿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早己经有了海誓山盟,我们两年前便打算好了我们的未来。

我会努力学习,考取中州武者学院。你则学些女红,在未来成为一个贤妻良母。我们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可是,唉!我到现在还是个赚不来钱的费物,而你却越发出落得亭亭玉立。终于,望云城刘家大少亲自提着重礼去你家提亲了。

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刘世杰,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就不如他送给你的一堆厚礼和一生荣华的许诺吗?

算了,想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我的人生只因有你才精彩,可你却再也不胥理我。你早己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我却还为一日三餐而奔波。

想到这里,生无可恋的少年跨步上前,双腿一跃,跳落向崖底。悬崖极高,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小半刻钟后,只听一声巨响,少年身躯落入湖水中,溅起大片的水浪。

由于下沉的势头太猛,少年在湖水中不断下坠。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2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