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秦诗颖本想推门下车,却在看到叶昊铭的样子时犹豫了。

秦诗颖本想推门下车,却在看到叶昊铭的样子时犹豫了。

一转眼,又过去大半个月,叶昊铭在那一晚后就再也没回家,秦诗颖气也没消,他不在,她正好可以冷静冷静。

可爷爷就不那么冷静了,隔三差五提醒秦诗颖一次。

“颖儿,你不是叫爷爷别管你们吗?现在那小子大半个月没回家,你叫我如何不管,今天之内你如果不去找他,那爷爷可不会再信守承诺了。”

听到这个,秦诗颖知道自己非去不可了,前几天还可以用理由搪塞一下,今天爷爷狠话都放出来了,她不得不去。

“嘟……”电话声把秦诗颖拉回现实,她看到桌子上已拨出的电话,诧异的看着爷爷。

“不是不想去找他吗?那就打电话,这个不行再去找。”

“哦。”秦诗颖很慢才拿起那手机,关掉免提颤颤拿到耳边,嘟声已经没有,显然那头已经接通。

“你……什么时候回来?那天晚上的事……哎,药……真的不是我下的。”

秦诗颖吞吞吐吐说完话,那头一片寂静,她又继续小声喂了一下。

“秦诗颖,既然没下你还一直提起它干嘛?我回不回又与你何干?”

秦诗颖听后正要按下挂断键时被爷爷快速夺了过去。

“昊铭,药是我下的,别为难颖儿,她什么都没干。”

爷爷说完后便挂掉电话,轻拍着秦诗颖的被安慰着她。

“孩子,找他去吧,你们需要好好谈谈,别怕他,他只是表面冷而已。”

爷爷,只是对你们表面冷内心热而已,对我,他可以做到很狠心。

秦诗颖看着爷爷点点头,硬生生把这些话咽了回去。

这些,她自己知道就好。

“师傅,跟紧前面那辆车。”

听从爷爷的话来找叶昊铭,刚要下车的她便看到了叶昊铭从公司出来。

秦诗颖本想推门下车,却在看到叶昊铭的样子时犹豫了。

叶昊铭迈着比平常快两倍的步子,领子歪歪斜斜,西装外套没来的及穿被放在了一只手臂上。

他脸上的表情,是秦诗颖从没有在他脸上见过的焦急。

秦诗颖收回想迈出的步子,见叶昊铭车子从停车场一出来她便让司机紧紧跟随。

他这是怎么了?又要去哪里?

一路跟随他到郊外,四周遍布破旧的危楼,寸草众生,隔不远便会有一摊玻璃碎片。

这样的环境,让秦诗颖心里感到莫名的害怕。

叶昊铭到了一间在所有破旧的房子里还算起眼的铁皮瓦房里,生锈的大门紧闭着。

他往后退了好几步,继而猛的往前冲,抬起脚便往门上用力一踢。

门“砰”的一声倒地。

秦诗颖见状赶紧躲进旁边的足够把她掩盖住的柱子上,探出一点点小脑袋用以观察里面的动静。

“呦,叶少还真是厉害,真敢孤身一人来,看来这女人在叶少心里的份量很重!”

开口说话的是为首的刀疤男,他的两个脸颊上都布满了刀痕,让人一瞧便觉得恶心。

一个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的女人被麻绳吊着双手突然缓缓从空中降下,停在了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的空中。

“赶紧给我把她放下来,她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都给我陪葬!”

秦诗颖看到叶昊铭的目光一直紧盯着被悬吊着的女人,焦急又心疼。

“我有我该爱该保护的人。”

叶昊铭对爷爷说过的话在秦诗颖耳边响起,嫉妒慢慢涌上秦诗颖心头,这女人难道就是他爱的那个她?

“叶哥……哥,别管我……赶紧走……”

悬挂的女人艰难地朝叶昊铭起说出这句话,她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嘴唇开始由白转黑。

“别怕,有我在。”

秦诗颖听到这句话时心隐隐作痛起来,作为她的妻子,这句话本该是属于她的,可现在他却带着无尽的柔情对着另外一个女人说出来,这叫她如何不心痛?

还沉浸在痛苦中的秦诗颖突然听到屋子里的打斗声,一探头便看见那一群人拿着锋利武器对叶昊铭又打又踢,叶昊铭虽然身手敏捷,但终究抵不过他们人多。

一刀划过叶昊铭手臂,又一棒打在叶昊铭腿上,秦诗颖捂住自己的嘴,眼眶开始慢慢泛红。

眼看着十多厘米长的刀要刺入叶昊铭胸前时,情急之下没有办法的秦诗颖大吼一声“警察来了!”。

这些在牢里待过的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警察。

虽然不知道警察是否会来,但作为逃犯的他们,为了保住小命,个个连滚带爬离开屋子。

还处在惊吓当中的秦诗颖迈着颤抖的双腿小跑过去扶起满身是伤的叶昊铭,看着血肉模糊的伤痕,秦诗颖的心也微微作痛。

“你跟踪我?”

叶昊铭像甩垃圾一般甩开秦诗颖的手,质问她一句话后又不顾自己的伤,忍着疼痛跳上踏板把被悬挂的女人救下来。

此刻的女人早已晕了过去,叶昊铭打横抱起她,路过秦诗颖身边时没抬头看她一眼,直直往前走。

“我没有跟踪你,只是爷爷让我过来找你时我恰巧看见你匆匆忙忙,所以才跟过来。”

“我匆匆忙忙有你的事?秦诗颖,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我的底线!”

秦诗颖看着叶昊铭的背影,心猛的骤痛,她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他当着妻子的面抱着另一个女人,到底是谁挑战谁的底线?

秦诗颖的心在滴血,但却只能垂着头默默跟在他们身后。

她走到车前时,叶昊铭早已把那女人安置在副驾驶座位上,他为女人系好安全带,又为她捋了捋头发,把她前额的碎发小心翼翼别到耳后。

一系列的动作,叶昊铭眼里饱含柔情,而看完这些后秦诗颖眼里却饱含泪水。

她的丈夫把所有的柔情都留给了眼前这个女人,把所有的厌恶都丢给了她。

她走过去敲了敲车窗,里面的男人无动于衷。于是她只能大声喊道:

“我的车走了,你能……”

秦诗颖的话还未说完,叶昊铭便启动车子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车子带出的风速陷些把秦诗颖吹倒在地。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4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