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才是你的妻子!我被你逼迫履行了妻子的义务

我才是你的妻子!我被你逼迫履行了妻子的义务

望着汽车消失的尽头,秦诗颖叹了口气,不争气的眼泪蜂拥而出。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什么都没带的她要回家只能靠自己的两只腿。

于是她便大步往前跑,跑过的地方花草都如同遭受台风一般倒向一边,她的泪水如雨水般打湿它们。

这些累,这些痛苦,只有秦诗颖自己一个人扛。

她要坚强!她不能软弱!叶昊铭是她的丈夫,她不能让自己的心属她人!

回到家的秦诗颖忍着两只脚的疼痛勉强笑着和爷爷打招呼,幸好,爷爷没发现什么异样。

“他呢?”

秦诗颖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今天下午的事情已经够难堪了。

“颖儿啊,不是爷爷说你,幸福掌握在你手里,你连叫他回家都办不到,拿什么套住他心?还叫爷爷别管你,我不管的话你们不出一年就要离婚了!”

爷爷说完失望的对着秦诗颖摇摇头,径自扶着楼梯上楼。

待爷爷进房后秦诗颖才卸下伪装,“咚”一声,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她也明白,只是力不从心,就比如现在,她只能独自痛苦。

爷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怪他。但是叶昊铭却不同,说她心里不怨是不可能的。

叶昊铭估计现在在安慰着被吓坏的女人了吧,那女人估计会和吃了蜜糖一样幸福吧?

再一次和叶昊铭见面是几天后在医院里,秦诗颖由于那天跑步太过激烈,导致大腿小腿肌肉拉伤,疼痛使她不得不上医院。

叶昊铭和那天那个女人一起说说笑笑,往日对她的那份冷漠无处可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

他小心扶着女人走路,女人的手搭在叶昊铭的腰上,时不时还把头靠进他的胸膛。

秦诗颖这次也忍着脚上的疼痛,大步走上前,用极其冷淡的语气说了句:

“这么巧?你也在?”

话是对叶昊铭说的,可秦诗颖的目光却落在他身旁的女人身上。

“你来干什么?”

又是不耐烦的语气,又是质问的语气,秦诗颖真的很想问难道他连一丝丝温柔都不肯给她吗?

“你,给我过来。珊珊,你先回病房,照顾好自己,我等会回来。”

明明是同一个人讲出的话,前半句有着地狱的冰冷,后半句却有着天堂的温暖。

“你永远别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叶昊铭,我才是你的妻子!我被你逼迫履行了妻子的义务,你也应该履行你丈夫的义务,而不是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

“啪”一声响,秦诗颖承受了叶昊铭一个重重的耳光,她的脸被打偏,嘴里迅速蔓延起浓浓的血腥味。

“你,只是我法律的妻子。我承不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再让我听到这类话,我听一次扇一次!”

秦诗颖楞楞呆在原地,她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呵,下手真狠啊。

“叶昊铭,法律至上,你不承认又怎样?我就是你的妻子,没和我离婚你就是不能和那女人在一起!”

“啪!”还没缓过来,秦诗颖的另外一边脸颊也重重遭受一击。

“只要我想离,有的是方法逼迫你,现在不动你完全是因为爷爷!给我滚!”

秦诗颖两边的脸颊都火辣辣的,痛的她直抽气,但这些都不及她心里的痛的万分之一!

她怨恨的看着叶昊铭,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拉开着他们的距离。

刚转角,那女人不知何时走出来,挡住了秦诗颖的去路。

“叶哥哥不爱你,你最好赶紧离婚,别妨碍我们。要不是你,我现在早就已经是叶太太了!”

言珊珊瞪着两只大眼睛狠狠地说道,一副恨不得现在立马杀了秦诗颖的表情。

秦诗颖看着她那张凶恶的脸,和刚刚温柔可爱的截然不同,真是厉害。

“恶心,你如果有本事那你确实已经是叶太太了,可是你没有呢。让开,我要离开。”

秦诗颖有些幸灾乐祸的说着,这个却彻底激怒了刚刚还洋洋得意的言珊珊。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言珊珊抬起手就要给秦诗颖一耳光,秦诗颖快速一退,伸手挡下了她的耳光。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她的两边脸颊都已经挨了耳光,他们还想怎样?

一气之下,秦诗颖一手抓着言珊珊刚刚落下的手,抬起另一只朝言珊珊脸上拍去。

“啪!”重重的一落,言珊珊惨白的脸上瞬间多了个五指印。

懂得反击,秦诗颖真想问问叶昊铭她这个反击他是否还满意?

言珊珊捂住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诗颖,这个女人竟然打了自己?

秦诗颖见她没有收敛之意,使劲一推放开抓着她的手,言珊珊华丽丽跌倒外地。

“你干什么?!”

突然出现的叶昊铭,刚好撞见秦诗颖的手落在言珊珊脸的那一幕,愤愤推开她。

“叶哥哥……她……我只是想认识一下她,可她却……”

言珊珊故意把捂住脸的手放下,让那一抹红映入叶昊铭的眼。

“叶昊铭,我是打了她,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再一次误会我。”

“不是这样是哪样?啊?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叶昊铭吼着秦诗颖时候,还不忘把身旁的言珊珊搂进怀中,眼里含着满满的心疼。

这一举动,在秦诗颖看来,格外刺眼!

“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把她杀了,只要你没看见我就没干过这事,对吗?”

听完这话的叶昊铭有种把秦诗颖捏碎的冲动,这女人,一句话便了激怒他的怒火。

“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杀谁,最后又是谁会没事。你要是敢动珊珊一根汗毛,我要你陪葬!”

狠狠丢下一句话,叶昊铭继而又温柔搂走言珊珊,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走远时,秦诗颖才卸下强撑起的面具,瘫倒在地。

忍了那么久无法再忍的眼泪,终于掉落。

都说,哭是一种发泄方式,可她却越哭心越痛,痛到无法呼吸。

无法抽身的她到底该怎么办?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6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