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十几个没有老婆的大小伙子都挤上前想听听他怎么说。

十几个没有老婆的大小伙子都挤上前想听听他怎么说。

张耀强面对这位和蔼的老丈人,心里的委屈似乎一下子全都没了,含笑道:“我知道,我一定会以爸为榜样的。”

王坤看了看他,笑道:“吆喝,你小子怎么跟我的二女儿的用词一样啊!那个丫头从小就乖巧懂事儿,可比淑娟让我省心多了。”

“小妹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她啊?”张耀强忙问了一句。

“上大学呢!就快毕业了。”王坤一脸满足的笑意说道:“那丫头聪明好学,可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弟子,你小子性格稳重,也是个可教之才啊!暂时你先在厂里上班,等有机会老爸会给你安排工作的。”

张耀强点头笑道:“好的老爸,我都听您了的。”

这时,岳母周芷芸穿着性感的睡衣出门,说道:“这翁婿俩还挺谈得来的呢!说什么呢!不会是在说我们母女懒吧!”语毕走进卫生间洗漱。

张耀强忙出门笑道:“当然不是了,我们在说我小妹呢!”

周芷芸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因为保养的好,依旧韵味十足,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样子。

张耀强看到她那两条大长腿,不禁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想道:“漂亮的妈妈生漂亮的女儿,也不知道那个没见过面的小姨子长啥样,一定也是个大美人儿吧……”

早餐后,张耀强急急忙忙出门,首先坐公交车,跑回同在本县的自己家里,骑上他的电动车,赶到自己上班的空气过滤器厂上班。

他是在钣金车间做工的,一进门工友们就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

车间主任刘大海迎上来笑道:“张耀强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怎么那大老板的千金就看上你了,你给我们讲讲呗!你是不是有什么泡妞秘籍啊!哈哈哈……”

十几个没有老婆的大小伙子都挤上前想听听他怎么说。

张耀强想到昨晚的屈辱,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儿,但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忙拿出两盒中华烟分给众人,说道:“哪有什么秘籍啊!其实我和王淑娟三年前就认识了,只是没跟你们说而已。”

说了一个自己都脸红的弥天大谎之后,张耀强便急忙去工作了,躲避工友们的问长问短。

这一天,他一直都在想如何知道王淑娟的野汉子是谁,如何查清她们陷害他二哥的真相,还自己一个自由。

晚上下班,他急忙骑上电动车跑回王家。

一进门,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电视的王淑娟立刻向他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说道:“交出来吧!”

张耀强不禁一愣,看了看她的超短裙下的那两条美腿,忙笑道:“什么交出来?”

“给我装傻是不是?”王淑娟不悦道:“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的所有收入都要归我管,把你的工资卡给我。”

尽管她不是个正经女人,张耀强心里恨她恨得牙痒痒,可是他还是不能不为她的美色动容,因为她的确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了,真想扑上去把她按在沙发上狠狠的虐她一次。

但是他也就是想一想,很不情愿的笑了笑道:“好的,我给你。”从钱包里拿出自己的工资卡送到她的面前。

王淑娟接过银行卡,一把连他的钱包也夺过去,霸道的说道:“你需要什么我会给你买的,你身上留钱干什么,想去偷偷的找*小姐啊!张耀强我告诉你,做我的男人就给我规矩点,要是给我发现一点不正常,老娘就休了你,哼!赶紧去洗干净了,否则别进老娘的房间。”

张耀强呆呆地看着她那张如花似玉的明星脸,心里暗道:“你可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新婚之夜偷汉子,给我戴绿帽子还他妈的理直气壮的,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咋地了,不服气啊!”王淑娟噗嗤一笑道:“过来打我啊!打我一巴掌,你就可以脱离苦海了,来啊!打我呀!”

张耀强忍着胸中的怒火,笑道:“你想多了,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大老板做老丈人,前程似锦啊!你休想激怒我,我不会上你的当的,哈哈哈……”大笑着走进卫生间里洗脸。

“贱*男人,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王淑娟看到他笑,心里很是不爽,立刻骂道:“张耀强你给我听好了,咱俩为什么结婚,你心里很清楚,你就是来给你那个畜生二哥恕罪的,所以呢!你别想什么好事儿,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碰我的,哼!”

张耀强拿起毛巾擦了擦脸,出门笑道:“你真的想多了,我根本没那个打算,我跟你结婚就是为了这个大老板老丈人而已,别的什么都不重要的,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谁都想*上你好不好,说实在的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堆狗屎,我看都不想多看你一眼,不要自以为是了。”语毕走进厨房便准备做晚餐。

“好小子,你有种,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整你,哼!”王淑娟冷笑着说了句,不再理他,自己去玩儿手机。

张耀强虽然心里满满的恨意,但是表面上还是做出很开心的样子,哼着小苹果做晚餐。

很快,王坤和周芷芸一起回来,看到女婿在做饭,都表现的很开心。

晚餐时,老两口不断夸赞张耀强的厨艺好。

王淑娟边吃边玩手机,不理会他们说什么。

餐后,张耀强为了表现自己的勤劳,抢着去洗碗。

王坤两口子对这女婿真的是很满意。

张耀强收拾完毕,陪老丈人看了一会儿反贪剧,最终不得不走进王淑娟的房间里。

一进门顿觉眼前一片白茫茫,只见床上王淑娟就穿了两件白色小内衣还是透明的,斜靠在床头上玩手机,身边放了一把剪刀。

张耀强开始一愣,随即便明白她的意思,她说了晚上要整他的。

他看了看她身边的剪刀,明白那是防范他用的,转身不由的吞了口口水,把房门关闭,忍耐着自己心中澎湃的冲动,从衣柜里拿出那床旧棉被,自己铺在地上躺下去。

王淑娟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起那把剪刀,心里暗道:“贱*男人,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捅死你。”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7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