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据说季千钧吐槽,那人是被富婆的如狼似虎给吓到了。

据说季千钧吐槽,那人是被富婆的如狼似虎给吓到了。

许欢喜不安地交缠着手指,心里乱成一团。虽然知道在演戏,但是冲击力果然很大啊。

突然,一只宽厚的大手盖住她的小手,男人低沉的声音就在耳畔:“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他会对她好的,很好很好的,虽然……犯不上爱情。

……

两个人结婚的过程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许欢喜看着楚如斯刚劲的签名,终于确定这不是艺名,而是真名,世界那么大,重个名是多正常的事情啊:“楚先生,你的名字,有没有给你带来烦恼?”

跟大人物同一个名字,压力很大吧。

楚如斯盯着结婚证许久,这就结婚了?感觉还真是奇妙,他唇角微微勾起:“或者,你应该换个称呼了。”

许欢喜想来也是,毕竟都已经结婚了,也算互相认识了——额惹,这话里的逻辑怎么怪怪的。

她抬起头,微微一笑,眼眸里都是真诚璀璨,既然要一起生活了,那就好好努力吧,她向他伸出手以示友好:“如斯,接下来请多多指教。”

楚如斯心中为数不多的柔软被轻微地挠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干脆利落,微微地歪着头,声音干净而温软,差点让他花了眼。

他握住眼前纤细的手,躁动的内心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

桐城第一医院。

许欢喜将车停在地下室,想到了即将离开她的老祖宗,她内心几乎摇摇欲坠,但多年形成的克制和理智支撑着她,偏头看向一脸紧张的楚如斯:“准备好了吗?”

楚如斯如梦初醒,他性子素来冷淡,极少有这么紧张的时候,毕竟……要去见儿子,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期待又紧张。

他恶补了一下客户资料,知道许欢喜的奶奶得了癌症,没有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看到孙女有一个归宿。

为了让奶奶走得安心,许欢喜想花钱包养一个小白脸,要求长得不差,演技不错,哄得了老人家,骗得了小孩,而且包养费还不能高。

这么离谱的要求,居然真的有人接了。那人图着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伺候许欢喜。

据说季千钧吐槽,那人是被富婆的如狼似虎给吓到了。

楚如斯转了转手上的佛珠,这笔交易还真是吃亏,唯一的好处,居然没了——像许欢喜这种漂亮诱人的女孩,居然只能看不能睡。

当然,他并不是抱着睡她的目的来的。

他看着眼前的故作坚强的女人,明明泪框打转,却也只能选择隐忍坚强,这些年,她一个人过得很辛苦吧。

他心中微微一叹,他伸手将女人搂入怀中,温柔地拍着她的背,眸色深沉而怜惜,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她当初是怎么走过来的。

“要哭现在哭,一会上去可不准哭了。”

许欢喜猝不及防地撞进男人坚硬的胸膛,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眶却渐渐湿润了,最后小小声地抽泣出来。她虽然装得无比坚强,但是从小养育她的奶奶要去世了,她的世界都要天崩地裂了,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

同一时间,寻欢娱乐.城,一个清俊秀气的小哥痛哭流涕,捧着自己的腰窝子,一脸生无可恋:“宋姐,你不是说过,给我安排了一个简单的活,怎么还是之前的王太?”

宋词嗔怪地瞪向一旁看戏的季千钧,都是他捅的篓子:“你们老大安排了人截胡,我能怎么办?你还是跟王太回去吧,我以后找机会关照你。”

宋词解决了闹剧,就乖顺地窝在季千钧的怀里,红色的指甲勾画着他的肌肉纹理:“欢喜是我姐们,你让我现在怎么交代啊?”

所以,现在到底神他么是谁跟欢喜领了结婚证!

季千钧将宋词圈在怀里,亲昵地蹭着她的脖子:“不用在意,我已经安排人去接待许小姐了。她一定会很满意,会给我们五星好评的。”

他说着,嘴角牵起,他认识楚如斯很久了,当他知道那人被包养的消息,觉得接下来十年的笑料都有了。

但是,宋词还是隐隐担心:“你到底安排了什么人?我姐们这件事很重要的——”

“一个镀金回来的牛郎,想在我们这里某份差事,我这不是先让他历练历练吗?放心,我选的人,绝对错不了,就像你一样。”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

季千钧已经欺身上来,封住了她的唇。

对待喋喋不休的女人,这一招永远都这么管用。

……

桐城第一医院。老祖宗的病房前。

楚如斯突然觉得一阵恶寒,怎么……有一种被人狠狠嘲笑的感觉呢?不知道是不是他那便宜兄弟又在惦记他……

许欢喜自然而然地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凑到他的耳边:“我给你的剧本,你看懂了没?”

她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让人忍不住战栗起来,不着痕迹地躲了躲:“嗯。”

编故事而已。

像他这一种骗死人不偿命的商人,最是拿手了。

许欢喜推门走进去,病房里有说有笑的老人和小孩突然都停下来了,静默地看着她和楚如斯。

很安静。

楚如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孩子,扑闪扑闪的眼睛,睫毛很长,柔软的头发,看起来那么整洁,那么得体,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这孩子很省心。

许一诺眨了眨眼睛,努力解读着眼前的场景,视线勉强地从妈咪和陌生叔叔交缠的手臂上移,乖巧地站起来,微微地鞠躬:“叔叔好。”

楚如斯点点头,隐藏着声音里的颤抖:“乖。”

许一诺三分天真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充满敌意,这个男人的目光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恋童癖吗?靠,妈咪带回来的是什么人啊?

病床上的人似乎要炸毛了,即使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她还是生机勃勃的要命,中气十足:“这男人是谁啊?”

许欢喜赶紧上前安抚,奶奶也真是的,身体不好还这么激动:“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楚如斯,我们……”

老祖宗许娟娘立刻就皱起眉头,一看自己孙女那期期艾艾的样子,准没好事,心里咯噔了一下:“你的新男朋友?”

这……才分手几天,居然就有了新人?

楚如斯恭敬地鞠躬,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是她丈夫。”

许一诺和老祖宗同时抽了一口冷气……这才过去一天啊,莫名其妙的,一个多了父亲,一个多了孙婿?

许欢喜眼睛抽了抽,已经凌乱到无法组织语言了,她都没有铺垫好,他就扔了一颗炸.弹出来。

老祖宗捂着胸口,一副受不了打击的模样:“欢喜啊,你真的跟这人结婚了?你……你真的不原谅图南了吗?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啊?”

许欢喜听到这个名字,嘴角慢慢下垂,光是听到那人的名字,就心疼得不得了。江图南就应该一生黑,他诱惑她爱上他,却又不负责任地先离开了!

楚如斯却觉得,这个名字迷之耳熟,图南?图南,该不会就是江图南吧?他在回国之前,自然对国内的情况有所了解,包括最近的新晋妹夫江图南。

江图南身为江山集团的小儿子,一直无所事事,一年前来楚门视界干了个小高层,因为勾.搭上了他妹妹楚星云,为了能够跟楚家联姻,江家让江图南成为了江山集团的顺位继承人。

莫非,他的新妹夫跟他的小妻子之前,有一腿?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8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