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许欢喜不舒服地嘤咛着醒来,唇角传来酥麻的啃噬感

许欢喜不舒服地嘤咛着醒来,唇角传来酥麻的啃噬感

当江图南准备带走许欢喜的时,危险而恼火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响起,似乎要冰封了这酷暑的夏夜:“你要带我的女人去哪里?”

江图南下意识地寻找声源,可是那里一片黑暗。

“放她下来!”怒喝的声音有如即将出笼的猛兽。

江图南一步一步地后退,盘算着怎么办,警惕地看着那=暗处,到底是哪里来的男人,敢坏他的好事?

有人走出来,一步一步,沉重踏实,似乎踩在了江图南的心上,要让那大地都震撼。

江图南虽然喝醉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劫持许欢喜这件事,是犯法的,绝对不能被抓个现行!

在楚如斯的即将踏入灯光下,半截光明半截黑暗的时候,江图南不再犹豫,挑准时机,赶紧将许欢喜扔了出去,转身就跑。

楚如斯感受到有东西扑面而来,立刻上前一步,下意识地接住那个女人,妥帖地搂在怀里,愤怒地看着江图南狼狈逃跑的背影,心中怒火旺盛。

决不轻饶!

楚如斯找了一个有光的亭子,脱下衣服裹住许欢喜漂亮的身躯,不断地握紧拳头,该死的,如果他再迟一步,她就要被人给侮辱了。

这个念头在大脑里疯长着,似乎要吞噬他仅存的理智!

怀中的人,似乎睡得有些不安稳,挣扎着,想要醒来。

他低下头,下意识地抱紧她,然而视线触及她的唇……被人狠狠欺负过的唇,红肿甚至还泛着水光。

靠!

他伸出手指想要拂去那痕迹,然而柔软温润的触感让人心中一荡,心念一动,低头覆上去,辗转地吮吸着她的唇瓣。

他替她擦掉别人留下的痕迹。

许欢喜不舒服地嘤咛着醒来,唇角传来酥麻的啃噬感,猛地清醒过来,就像防御系统开启了一般,抬手就是扇了楚如斯一巴掌——他想要干什么!

楚如斯愣了一下,用手背蹭了一下脸颊,火辣辣的。

许欢喜瞪着楚如斯,拳头握得发响:“楚先生,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她明明白白地跟楚如斯说过,即使包养,也不准对她动手动脚!

楚如斯的指尖滑过自己的唇角,像是在回味,终究一笑:“没有。”

他欠她的,该还!

别说一巴掌,打残他都不会还手。

况且,的确是自己图谋不轨在先,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吻了她。

许欢喜指着楚如斯的鼻子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终咬牙切齿地安慰自己,噢,那是他的职!业!习!惯!

楚如斯握住她的手,眸中闪过危险的光:“那人是江图南?”

许欢喜的手抖了抖,不愿意回忆刚才的场景:“你怎么知道?”

楚如斯的脸色阴暗了几分,他又没瞎,当然是看到的,他看过江图南的资料,认出江图南不是难事。

但是他看过江图南资料这种事能随便说吗!

他嘴皮子微动,给出了另一个答案:“猜的。”

许欢喜并不追究答案的合理性,她看向别的方向,沉默了好久,似乎在隐忍,再开口,带着低低地哽咽:“是他,呵,为什么是他?”

她真心爱过那人渣,即使他要分手,要追寻更美好的未来,她不哭不闹给了成全。

可是江图南却不愿意放过她,何必那么绝呢?

就不能给她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吗?为什么要剥夺她对男女之间感情的最后信任?

女人的肩膀微微耸动,风过时,她就像是一朵要凋零的玫瑰花,一吹就散了。

楚如斯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肩膀,压低声音安慰她:“要我帮你教训他吗?”

许欢喜的眼泪到了眼角,却是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生活早就逼她学会了坚强,她渐渐平静了下来:“我不想闹得那么难看,他只是喝醉了。”这一段付出过的感情,不想那么肮脏的收场,所以毫不犹豫地就给江图南找了借口。

楚如斯看出了许欢喜在逃避,那龟孙子都敢强来了,还有什么不敢做?他低头看着许欢喜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告诫着:“自欺欺人要付出代价的。”

许欢喜缓缓摇头,这是第一次,她选择宽恕:“如斯,我们曾经爱得很深,他……他只是情难自控而已,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

楚如斯决定不再说什么了,许欢喜还不准备接受这个事实,他说再多也是白费,他心平气和地开口:“我送你回去吧。”

她点头,默默地往前走,虽然不想麻烦楚如斯,但是她也会害怕,万一江图南不死心怎么办?

以前,江图南就很执着,追了她很久,真诚又妥帖,不然怎么打动她呢?

女人的背影很孤独,好像风一吹,就要把她吹走了一样。

楚如斯上前一步,二话不说,直接将她纳入怀中:“都会好的,你会忘记他的。”

许欢喜扯了一个勉强的笑,没有拒绝,她正惶恐难过,来自别人的好意,没有必要拂开。

无言地走到自家门口,许欢喜掏出钥匙开门,突然后知后觉地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楚如斯低下头,靠在她的耳边,大大方方地说:“我们结婚了,我当然回我们的家啊。”

许欢喜因为楚如斯的靠近,一个紧张,手一扭,门,开了。房子里温馨的光蔓延而来,撒在两个人的身上,他们就是这么暧昧地站在灯光下。

安静。

猛地,杯子落地的声音一场清晰。

许一诺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免自己叫出来。

许欢喜猛地转头,就看到许一诺赤脚的样子,还有地上蔓延开来的水渍,瞬间头疼极了!

许一诺淡定地捡起杯子,咬牙切齿地问:“妈咪,谁欺负你了?”看到妈咪衣衫不整的样子,再看一看楚如斯脸上的巴掌印,许一诺觉得自己猜得差不多了。

居然敢欺负他妈咪!找死!但是,许一诺做事,从来不!冲!动!

许一诺克制住自己,即使他快将杯子都捏碎了,盯着门口的两个人,你们倒是解释啊!

许欢喜深呼吸觉得这个世界就是来搞笑的,她努力平复思路,她不想许一诺担心,不可能说自己差点被强暴了,所以——

她看了楚如斯一眼,给了一个类似好自为之的眼神。

这种不友善的眼神怎么回事?楚如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很!不!好!的!预!感!

许欢喜认命地捂着脸,视死如归地指向楚如斯:“他!就他欺负我了!”

楚如斯看着许可乐的手指,瞬间脸就黑了。很好,今天第一次被诬陷成强暴未遂的恶徒,今天真是一个特殊又美好的日子啊!

他觉得自己三叉神经都疼了,勉强地点头,淡定地挤出一个字:“嗯,我。”他只能认了!难道他能告诉许一诺,有人盯上你妈咪了,以后走夜路小心啊——

许一诺心中一怒,直接将手里的杯子扔了过去,楚如斯偏头,轻轻松松地躲过了杯子。

敢躲!许一诺拿起旁边的电话,表情铁青:“妈咪,要报警吗?”

玩这么大?许欢喜立刻摇头,她都不知道怎么收场了!哦多尅!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8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