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她很难再喜欢上一个男人了,为数不多的勇气已经用来爱江图南了。

她很难再喜欢上一个男人了,为数不多的勇气已经用来爱江图南了。

楚如斯走过去,直接将许一诺手里的电话压回去,开始谈判:“小诺宝贝,你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对你妈妈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也只是一巴掌而已,我还能送她回家,那么你觉得,为什么?”

许一诺被楚如斯压制得动弹不得,大人欺负小孩啊!他眼神几乎都要变成刀子招呼到楚如斯的身上,然而还是克制地露出温和的笑,声音却是凉凉的:“为什么?”

他怎么知道为什么!

“因为,你妈咪不讨厌我,甚至……喜欢我。”楚如斯笑得花枝灿烂,偏头去看许欢喜,就像……在看猎物。

许一诺也转头去看许欢喜:“妈咪?”妈咪的性子慢热,怎么可能一天内跟人发展如此迅猛?

许欢喜揉着额角,哑口无言:“嗯……是。”总有一种被逼上贼船的感觉,她忍不住狠狠地剜了一眼楚如斯。

许一诺一脸敌意地盯着楚如斯,很礼貌地下逐客令:“您好,楚先生,我妈咪和我需要休息了。请您出门左拐,再见,楚先生。”

楚如斯不想那么快被许一诺扛上,看到许一诺被许欢喜生得那么有教养,他就放心了,轻松地吹了一个口哨,暧昧地朝许欢喜眨了眨眼睛,潇洒地走了。

许欢喜觉得,本来就想简简单单地结个婚、离个婚,怎么好像……事情更加复杂了。

许一诺坐在沙发上,像是在审判:“妈咪,江叔叔追了你一年,你们顶多就亲亲抱抱而已,为什么楚如斯一天就行……?妈咪,你要是被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我能保护你的。”

今天可不就是江图南的锅,不过是楚如斯背了而已。许欢喜蹙眉,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真的心力交瘁了,她不依的撒娇:“小宝贝,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许一诺试探地问:“妈咪,难道你真的喜欢楚如斯?”

许欢喜耸耸肩,语气沧桑得打紧:“妈咪不讨厌他,但仅仅是不讨厌。”她很难再喜欢上一个男人了,为数不多的勇气已经用来爱江图南了。

第二天,生活似乎恢复了常轨。

许一诺上学去了,许欢喜上班去了,老祖宗跳广场舞去了,撩拨汉子准备第n春。一切正常的就好像老祖宗没有策划逼婚,许欢喜没有随便拉了一个小白脸结婚一样。

但是,许欢喜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比如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桌子上的戒指,简约得刚刚好,小钻镶嵌在戒指周身,戒指内环刻着CRS——楚如斯。

如果不是看在它有点贵的份上,许欢喜肯定直接扔到垃圾桶里,他居然送了戒指过来,都说了只是形式婚姻。

而且,他喵是没听懂‘离婚’是什么意思吗?

最近的生活真是乱七八糟的,许欢喜压下私人情绪,准备工作。

助手田恬捧着一束花进来,余光又瞄到那闪闪的戒指,这又是玫瑰又是戒指的,估计好事近了,于是一脸暧昧地调侃:“许首席,江先生真的好好啊,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男朋友,我马上就嫁了。”

呵呵!

许欢喜的笑有些僵硬,她和江图南分手这件事,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心烦意乱挥挥手,打发田恬出去了。

只要想到昨晚江图南想要对她用强,她就觉得难以呼吸,如果真的那么想要一个女人,红.灯区一大把,为什么偏偏要来伤害她呢!

她冷着脸把花扔进垃圾桶,这象征爱情的玫瑰,委实有些可笑。

下一刻,手机响了,是江图南打来的。

呵,他倒是会掐算时间。

许欢喜强迫自己淡定地接起电话,却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花你喜欢吗?”江图南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许欢喜看了一眼垃圾桶,礼貌地回答:“不喜欢。”

然后,沉默蔓延开来。那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江图南觉得分外沉重,鼓足了勇气:“我昨晚喝醉了,对不起。”

许欢喜摇摇头,很好,愿意给她一个借口,她就愿意相信:“我接受你的道歉,下不为例。再见。”

“欢喜,别!昨晚的那个男人是……?”江图南的声音很紧张,严阵以待。

许欢喜拿出戒指细细把玩着,最终沉声说:“我丈夫。”她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怔了许久,拍了拍自己的脸,今天有许多任务,她没有时间去伤春感秋。

田恬突然又敲门进来,一脸要开心疯了的表情:“许首席,楚星云要回来了!而且专门指定要你做她的形象设计师呢。”

楚,星云?

许欢喜脸色一白,大脑突然爆炸开来,勉强按压住太阳穴:“真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呢。”

楚星云,楚门视界的当红女星,同时也是楚门视界的副总裁之一。两个月前,去美国参演了好莱坞的大制作,如今红透半边天。

更重要的是,她是江图南的未婚妻。

……

在许欢喜为了楚星云抓狂的时候,楚如斯也有隐隐的担忧。

“为了迎接楚小姐回来,我们楚门视界定制了很多计划,请副总你过目。”温青风毕恭毕敬地递上计划书。

他今天已经进入楚门视界上班了,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猜测传闻中的楚如斯怎么还不露面?

皇帝不急太监急,真正的幕后大佬还在优哉游哉。

楚如斯轻抚着手腕上的佛珠,他已经听说了。楚星云都还没回来,就已经指定许欢喜当形象设计师,不明所以呀。

也不知道他这个不可一世的妹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他的妹妹楚星云,不是什么好人。

目前,一切局势不明朗,许欢喜不能有软肋。

他停止把玩手上的佛珠:“青风,安排一下,想办法让我儿子跟老祖宗出国玩一趟,半个月、一个月的都好。”

我儿子?还很亲切!

大佬,人家认你了么?

温青风觉得……心好累啊!他怎么说服人家出去旅游啊?直接献上机票,正常人都觉得有阴谋。

然而,大佬有令,他只能努力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8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