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泽风哥哥只是不敢太过铺张……大狼狗进入的时候很涨

泽风哥哥只是不敢太过铺张……大狼狗进入的时候很涨

夜。

歌舞升平,金碧辉煌。整座皇城笼罩在奢华霏靡之下。

今日,皇上慕泽风和丞相府二小姐林玥喜结连理。天降金箔,全城轰动。嫁衣如火,皇轿锦绣,老百姓纷纷赶来,只为一睹皇后芳容,丞相府上下可谓显尽了风光。

在这一片纸醉金迷下,掩盖的,是不堪的牺牲品。

地窖。

潮湿的地上不时有老鼠爬过,血腥味直冲入鼻子,小窗外阴风阵阵刮过,吹来一片碎金箔,拂过一个少女的头发。那少女手脚吊着,全身赤裸,血肉模糊。她挣扎着睁开眼,露出绝美的脸庞,苍白无力的牵动嘴角,干净纯粹的好像都不属于这里。

好冷啊……

泽风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救我?

泽风哥哥……挽儿好痛啊。

……

不知过了多久,地窖上方响起了些许细碎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一阵甜言蜜语,林挽被这阵声音吸引,她努力使自己清醒。转耳听到了她的泽风哥哥的声音,当然,还有她亲爱的妹妹林玥。

林玥身披大红嫁衣,五官浓艳而精致,那抹极妖娆的身姿,美艳不可方物。

此时,她在慕泽风的怀里,露出香肩,浅笑盈盈。

慕泽风搂着林玥的细腰,笑着问道:“玥儿,今天你可满意?”

林玥娇笑一声:“嗯,夫君给的自然都是好的。只是这满城下金箔……玥儿万万受不起。”

“你我已是夫妻,为了我的玥儿,我去摘星星都可以。”慕泽风看着怀中软玉,忍不住上前小啄一口,惹得林玥又是娇羞阵阵。

在地窖中的林挽被上方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听着来自她曾经最好的妹妹和自己的丈夫耳鬓厮磨,眼泪混着血液止缓缓滑落。被沸水烫过的喉咙用力嘶吼着,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泽风哥哥,这不是你吧……

告诉我,你还是我的泽风哥哥,对不对?

对不对?

林挽赤红了眼,挣扎着沉重的镣铐,发出巨大的声响。伤口随着每一次的挣扎撕裂开,血流如注,她却丝毫不觉。

上方传来阵阵娇喘声和喘息声,时不时的娇笑,引人遐想。

林挽听此,更是发了疯的挣扎着,一滴一滴的鲜血砸在地上,像是那些声音,一分一分的将林挽的心撕碎。

殿内。

两人正干柴烈火之际,一阵铁链撞击的声音响起,不由得有些扫兴。

慕泽风坐起来不耐烦道:“谁啊?大半夜的,不知道朕今日大婚吗?让朕找到了非砍死他不可。”

林玥坐起来趴在慕泽风身上,眼底滑过一片狠毒,随即被柔情替代,她轻声道:“陛下莫恼,大婚当日,别说这些话,我让吴嬷嬷前去看看。”

门外的吴嬷嬷听此,自是心领神会,说了声是,就朝着宫殿后方走过去。

她转及来到了地窖,看着邢架上赤红了眼的林挽,嘴角勾起,带着轻蔑的笑。

林挽看着她,反应更加激烈,眼里恨意一览无余。吴嬷嬷转身坐在她正面前的椅子上。

“今日,是丞相府小姐林玥和皇上慕泽风的大喜之日,满城金箔,你都不知道,那场面,啧啧。可比当年慕泽风娶你的时候好多了。”

什……什么?泽风哥哥娶了……娶了林玥?林挽瞪大了眼睛,她一时有些难以接受,可上方此时又传来一阵欢爱之声,这声音刺入林挽的心脏,让她疼得无法呼吸,可还是在为慕泽风找借口。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泽风哥哥只是不敢太过铺张……

“是不是觉得讽刺啊大小姐?想当年慕泽风,哦不,是皇上,当年是怎么宠你的?可现在还是对皇后娘娘好啊。”

想到当年出嫁,只是因为慕泽风一段说什么对她负责的告白就仓促跟着他了,当时慕泽风只是个不受宠的宜嫔的儿子,不敢太过铺张。只是承诺过她,说以后他若是太子,必定重办婚礼,让天下人都知道林挽是慕泽风的。

现在,慕泽风都是皇上了,那何时来迎娶我这旧人呢?

“别傻了,大小姐,皇上当年若不是念着你母亲是镇国大将军的女儿,你林挽是个嫡出,又怎么会看得上你?”

泽风哥哥,她说的不是真的对吗?

不!不是这样的!

他只是……只是……对!被人逼迫!

可耳畔的声音骗不了自己,那一声声私私呢喃,都证明了一切。

林挽突然笑了,心中生出一丝可悲,她绝望的目光呆滞地望向那个小窗口,月光洒在她的脸上,侧脸完美的让人屏息。

泽风哥哥,你说过的,你他日为皇上,我便是你唯一的皇后。

泽风哥哥,你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

吴嬷嬷被她这一笑弄得有些发怵,她拿出一把小刀,刀在小窗洒下的月光中闪着冷光,像是给自己壮胆。

“大小姐,那咱们就别耽搁了,不然皇上会责怪的。”说着,吴嬷嬷拿着刀一步一步上前走去。林挽像是想到了什么,疯狂的摇着头,看上去怕极了。

不要……不要!

“大小姐,老奴呢本不想这么做这等血腥之事,只是您今个扰了太子和太子妃的兴致,这就怪不得老奴了。”说着,吴嬷嬷就拿着刀在林挽脸上狠狠划下一刀,倾世的脸上留下一条血痕,皮肉都翻滚过来,林挽痛到无法呼吸,泪水止不住的流,血和眼泪混在一起,流进这条触目惊心的伤口中,又是一阵剧烈的疼。

“还望大小姐海涵,您就好好呆着吧,没必要做这些无用的。”说完,就扔下刀,直径走了。

清晨。

一缕阳光透过小窗照进地窖,隐约听得到鸟鸣。

“支呀——”地窖的门门忽的开了,走过来的那位是个可人儿,一袭红衣衬得肤白胜雪,身姿绰绰,举手投足间有十足的韵味,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渡了层金,平添了几分雍容华贵。

“姐姐,在这皇上给你选的好地方里过得还好吗?”

林挽一脸惊异,猛得抬起头,看着林玥的眼神里满是哀求和悲伤。

林玥……妹妹!告诉我,你不是故意的,对不对?逼婚……是逼婚,你们都是迫不得已,是不是?

林挽伸出伤痕蜿蜒曲折的手,想爬到林玥脚下,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用嘴型一遍遍的重复道,救救我……救救我……

林玥似乎看出了林挽心中所想,她俯下身,对林挽说:“姐姐,你让我怎么救你?这世上还有谁能救的了你?”

林挽怔了怔,眼中蒙上了一层绝望,可还是不死心的望着林玥。

林玥红唇微启,说出了林挽这辈子都不想听到的话。

“我的好姐姐,有些事怕是您一直都不知道吧,其实啊,那些奸了你的人都是太子亲自挑的,你的喉咙是太子特意嘱咐人来弄坏的,当然这地窖也是太子亲自挑选位置的,你还喜欢吗?哈哈哈……”

林挽眉目间满是恨意,绝望贯穿了她的全身,她看着面前的一切,所有的自欺欺人在此刻倒塌,她瘫在地上,像死了一般。

想她在这地窖中受了多少苦,就凭着那记忆中慕泽风的模样才撑到现在,可现在的一切有大半都是拜他所赐,当真是讽刺至极。

“好了,吴嬷嬷,留着她也没什么用了,我看她的手可是刺眼的很。”林玥看着林挽,心中十分痛快,一个风光无限,一个落魄如犬。

吴嬷嬷听此,立即唤来几个婢女,将林挽按住,此时的林挽一脸惊恐,拼命往后躲。可都改变不了什么。

林玥在一旁气定神闲的品着茶,等待着吴嬷嬷接下来的举动。

只见她拿起刀,就往林挽手上砍去,刹那间,血流如注,如烈火般灼目。一声惨叫,惊动了在树上觅食的鸟,它拍拍翅膀飞走了。林挽痛得昏死过去,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可转即又被一泼冷水拍醒。

林玥如女王般俯视下来,看着狼狈不堪的林挽,脸上带着得意的笑,道:“姐姐,你就好好在这地窖中呆着吧。”说完,扭头就走。

林挽看着林玥的背影,美得妖艳,魅惑众生。她抬起头,目光对上刺眼夺目的阳光,恍惚间似乎看到了慕泽风,这对还真是般配啊。她不止一次幻想过慕泽风一身白衣风尘仆仆来到这里,把她抱在怀里柔声安慰,可现在,都是笑话。

慕泽风,是你负了我。

林玥,慕泽风……若有来生,我必要你们以眼还眼,以血还血,以命偿命!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79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