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骨节分明,三十多岁的人,被保养的还像个小姑娘一样。

骨节分明,三十多岁的人,被保养的还像个小姑娘一样。

自从林玥满京城的参加宴会,谋得了出头鸟的称号,以至于林父上早朝的时候,周围的大臣们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的大臣特意来恭喜他。林父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这天早朝结束后,林父回到家里,将林玥叫道了自己的书房里。

“以后就在家里给我好好的呆着别再出去倒是招摇,你看看你,还有一点官家小姐的样子吗,别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给我林家丢脸。”

几番教训之后,林父摆了摆手,让林玥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想到大臣们对自己异样的眼光,林父就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

离开书房的林玥,心里愤懑不平着。心里道:都是林挽这个小贱人给自己下得套,不行,她要去让三姨娘好好的惩治一下林挽,反正现在掌管院子的是自己的娘,就算林挽是大小姐,吃喝也总是需要自己的娘来下发的。

一路上,林玥边走边狠狠的踢着路边的时候,心里早就不知道已经将林挽咒骂了多少遍了,她想着要不是因为林挽的话,自己还至于为了破解谣言,四处奔波游走破谣言吗,现在倒好,还被爹爹给骂了一顿,她越想越委屈,不一会儿,就到达了梨湘阁。

一进门,她就哭得梨花带雨的。

“娘,你要为我做主啊。”

只见那人身穿梅红牡丹的细纱外褂配有宝蓝纱底的长裙,腰别了一块通透的玉挂件,头插细钿软花流苏簪。不愧是林父最疼爱的姨娘!

此时的三姨娘正在品着新茶,就看见女儿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

三姨娘厉声呵斥道。

“平日里,嬷嬷教你的规矩都哪里去了,怎么这边莽撞,你给我记住,以后不可这边鲁莽。”

林玥听到三姨娘的呵斥,立马正好了身子,小步伐的走到檀木桌前。

“说吧,什么事?”

“娘,我刚刚被爹训斥了。”

林玥小声委屈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三姨娘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这个小贱蹄子居然想出了这么恶毒的招数,倒是自己大意了。

“好了,你且别哭了,到底是个女孩子,要端庄一些。就先回去吧。”

三姨娘紧攥着藏在衣袖里的手,心里暗想道。

好不容易得来的恩宠,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就还回去,当家的嫡母早就没有实权了,一个不起眼的嫡女又有什么能耐呢。

她伸手唤过吴嬷嬷,然后低声说道。

“今后挽雪阁那边的伙食就不必再那么好了,既然她要反抗,我们怎么能不给她加点戏呢!”

说着抬起自己那双纤细的手,骨节分明,三十多岁的人,被保养的还像个小姑娘一样。

古代的女子十几岁便嫁人生孩子,或许在普通的百姓家里,因为要操劳诸多的事宜,大部分尽管三十多岁就已经能够算是人老珠黄了,但是达官贵人家里的人便是不一样,她们会有上好的补品来延迟自己衰老的时间。像三姨娘这样受宠的人,便更是不一样。

目的达到后,林玥高兴的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她倒是要看看,得罪了自己跟娘,她还有什么能力在府中活了下去。

傍晚后,到了吃饭的时候,夏至去厨房里端饭。

“姐姐,请问大小姐院子里的饭菜做好了吗?”

做饭的丫鬟冷眼看了一下夏至,指了指那边木桌上的盘子。

夏至顺着她指的方向走过去,就看见两个托盘在哪里。一边的托盘上只有一碗米汤,一叠小咸菜,而另一边的那个托盘里,装得都是美味的佳肴。

夏至端起那个佳肴便要走,那个丫鬟叫住她。

“拿错了,回来。”

夏至转身看着丫鬟,有些疑问的问道。

“我家小姐平时不就是吃的这些东西吗?怎么今天还拿错了?”

丫鬟冷哼了一声。

“一个不受宠的小姐而已,吃这么好干嘛?”

丫鬟一把抢过夏至手里的饭菜,冷冷地说:“要是能吃就拿回去,要是不能吃,今晚就饿着吧。”

夏至回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个托盘,一狠心拿了回去。

“我们走着瞧,总有一天你们会哭着让我家小姐原谅的。”

那个丫鬟双手环胸,冷笑着看着夏至端着东西离开。

回到挽雪阁,夏至面露难色的将东西端了上来,林挽一看就知道是三姨娘的手笔,轻笑道。

“夏至,我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要不我们去找祖母吧。”

夏至愣了一下,随即跟在林挽的身后来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经过上一次的请安,老太太对林挽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祖母,我一个人在院子里吃饭太无聊了,我想您也无聊对不对,所以我今天想跟祖母一起吃饭。”

说着叫夏至将饭菜盛了上来。

老太太看着简单的一菜一汤,说道:“你就吃这些东西?”

夏至刚要说话,林挽急忙说道:“最近吃的有些腻了,就吃些清淡的,没有打扰您吧。”

过了半辈子的人怎么会没有察觉出猫腻,也只是看了看,没有再说话。

吃过饭后,林挽向老太太说了几句话体己的话,便离开了。

林挽走后,老太太叫来身边的张嬷嬷。

“你说那个丫头是真的转变了吗?以前对谁都冷着一张脸,好似人家都欠她钱了似的。现在就连三姨娘刻待了她都瞒着不说,这丫头,我是看不明白了。你去厨房里查查,看看今晚的饮食是怎么一回事。”

张嬷嬷出去很快回来,告诉了老太太,厨房的掌事的说话磕磕绊绊的,顾及是三姨娘那边边下了消息。

不一会儿,三姨娘就被带进了老太太的院子里。

“娘,你找我?”

“是有些事情找你,坐下吧。”

忽然间三姨娘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老太太开口道。

“林挽院子里的伙食是你刻待的吧。我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但是你得给我记住,嫡就是嫡,庶就是庶,以后再要我看见你刻待嫡女,你这权,老婆子我就要收回来了。”

说罢,起身走回卧室,只留下三姨娘在原地默默了说了句:妾知道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0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