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陶依然的心纠成一团,小手慢慢攥紧,

陶依然的心纠成一团,小手慢慢攥紧,

S城。阳光普照下的繁华都市,天朗气清。

一个女孩儿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礼盒。

大约23岁的年纪,墨黑顺滑的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扎成马尾,不施粉黛,俏丽精致的五官洋溢着青春气息,脸上带着微笑。

昨天和男友沈士缮通电话,遗憾的告诉他这次出差还要晚几天回来,赶不上给他过生日了,她在电话里听的出来沈士缮有些失望。

其实,陶依然这次出差每天都拼命的赶进度,一直惦记着沈士缮的生日,终于在昨天把工作都安排好了。

告诉他回不来,只是为了今天给沈士缮一个惊喜。

陶依然的心里对男友的反应充满期待。

到时候沈士缮一定会感动的抱住她,耳朵通红,表情羞涩。

站在门口,陶依然心里有些激动地敲起小鼓,敲完门顺数理了理耳边的碎发。

敲了几次没有反应,“咦?没人吗?昨天打电话阿缮还说今天在家休息啊。”陶依然不禁有些奇怪,刚想出声,眼珠一转。

不在更好!

自己开门进去先躲起来,等阿缮回来吓他一跳,哈哈!

陶依然拿出沈士缮以前给的房门钥匙,有些不熟练的插进钥匙孔。

这也是她第一次用,之前沈士缮不在家,她也不会擅自进去。

蹑手蹑脚的轻轻开门进去,却被看到的一幕惊呆。

客厅的音响里放着悠扬的音乐,可能是隔音的原因外面根本没听到声音。

大厅里到处散落着衣物,鞋子。

熟悉蓝格子衬衫刺入陶依然的眼睛,那是她为沈士缮买的衣服。旁边是一只咖啡色高跟鞋,挂在沙发边缘的黑色丝袜,蕾丝内衣……散落的衣物一直延伸到卧室。

陶依然的心纠成一团,小手慢慢攥紧,她已经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了。

更何况……卧室里不断传来嘤咛暧昧的声音不断提醒着她。

她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向卧室门口移去所有欢乐的情绪化为乌有。

凌乱的床上,春光无限。

一个白皙火辣的身体挺直着上半身,双腿跪在床上,丰满的小白兔随着上下的节奏起起伏伏。雪峰上的两颗小红豆像Q弹的果冻上的装饰,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下来吃掉。

女人被顶撞的不断向前方移动,每次顶撞女人似乎都要被撞到床头柜上去,却在那一瞬间又被身后的人拉了回来。

男人的大手紧紧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女人欲求不满的渴望更加激起男人全身搏斗的细胞,加快了索取的节奏,全身的血液想要奔涌而出。

“嗯,嗯……”不断传来的酥麻感让女人张开小嘴,不停地发出撩人的叫声。

沈士缮此时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下的身体柔弱无骨光滑细嫩,让他不断的飞升。

迷离的双眼中,印着娇羞妩媚的脸庞,那脸分明和陶依然有几分相似!

然而,就是这几份相似,让沈士缮不能控制自己如火翻腾的欲望。

一个翻身,女人被男人压在了身下,小腿迫不及待的钩紧了男人精壮的腰身,男人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慢慢变成霸道的啃咬,似要把身下的女人吞食。

女人的双腿被抬高,架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男人开始了最后的猛烈撞击,柔柔韧韧的硬杵像是要穿透女人身体里的暖囊,欲罢不能的快感让女人的身体禁不住颤抖。

肉体的“啪,啪……”声让人听着血脉贲张,随着男人的一声闷哼,两个人同时到达了云端。

床上两具赤裸的躯体依旧纠缠在一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释放过后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但是对于目光的敏锐很明显让沈士缮感受到有人在看他。

沈士缮在朦胧中看向门口,一眼看到了站在那里,紧咬双唇泪流满面的陶依然,身体一下子僵住!

“然然!”

洛音本来想撒娇的埋怨他还没要够,突然感觉到了沈士缮身体的反应。

看到沈士缮惊讶的眼神,“啊!”洛音终于注意到门口眼睛通红的瞪着他们的陶依然,心虚的大叫起来。

她不是不回来吗?!洛音有一瞬间的慌乱。

不过,看到了更好,不是吗?

陶依然,倒省了我费心去找你摊牌!洛音的眼珠迅速一转,已经心生一计。

“姐姐,对不起,是我太喜欢阿缮了,这是我自愿的。”

“阿缮心里只爱你一个,他没想过是这样的,你不要责怪他,呜呜呜。”洛音故意装作委屈的抽泣着。

陶依然,我可以为了阿缮献出自己的身体,你能给他什么?你有什么资本拥有他。

“然然,对不起,我可以解释……”沈士缮看着陶依然伤痛的眼神心疼不已,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

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可是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本意啊!

昨天打电话听说她不能回来,顿时觉得这个生日索然无味了。

突然洛音找他,说姐姐工作忙,她身为妹妹替姐姐给他过个生日。

于是他们一起吃了点过来的烛光晚餐,本来沈士缮还觉得有些别扭,但是看着和陶依然相似的那张脸,他又自欺欺人起来。

哪知道喝了酒之后就身不由己,犯下这样的错事!

但是洛音刚才说喜欢他,心甘情愿给他让他非常震惊,一直以来他都只把洛音当做妹妹疼爱。

沈士缮看到陶依然颤抖的身子,冲过去抱住她。

“然然,对不起,你不回来我有些失落,喝多了,对不起……”沈士缮紧紧的抱着陶依然,他有一种预感,如果放开,陶依然就再也回不来了。

“沈士缮……为什么?为什么是洛音?”陶依然感觉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无比艰难。

“姐姐,阿缮挺可怜的。他一直压着对你的感情,不敢侵犯你一丝一毫,我看着觉得好心疼。”

“姐姐,女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男人可以付出一切的。我爱阿缮,你如果不那么爱他,就放开他吧!”洛音声泪俱下的跪在陶依然脚边祈求着。

每一句都在告诉沈士缮她爱他,也在告诉沈士缮,陶依然一直不让他碰是因为根本不爱他。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1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