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昨晚罗伊有些不舒服,让我跟她作伴。

昨晚罗伊有些不舒服,让我跟她作伴。

“不,你听我说,他不是牛……”罗伊正要告诉陶依然那个沈绎奇的身份,电话响起来打断了她的话。

“伊伊,我先走了,你接电话吧,我得赶紧回家。”想起自己一夜未归,妈妈可能会担心的睡不着觉,陶依然的心里更加慌乱,没等罗伊说后面的话,就急忙往家赶。

沈绎奇醒来后,发现陶依然已经离开,还在枕边发现了一千块钱。心里顿时明白陶依然还把她当做牛郎。

掀开被子下床,白色床单上的一抹鲜红刺入沈绎奇的眼中!这个丫头,竟然是第一次!   

她为什么买醉找牛郎?如果昨晚碰到的人不是他……

沈绎奇不敢再想,幽深的眼眸中暗藏着常人看不到的波涛汹涌。

“老板!”徐淄博今天好不容易休假,接到老板的电话有些意外预感到有特殊情况,一阵紧张。

“帮我查一个人,住址,经历经历,越详细越好,名字是陶依然……”

陶依然赶到家,母亲陶丽担心的问她怎么昨晚不回来。

“妈,昨晚罗伊有些不舒服,让我跟她作伴。想给您打电话,一照顾伊伊给忘了。对不起,妈,让你担心了。”陶依然只能拿闺蜜来找借口,妈妈认识罗伊,知道她们感情好,所以也不都怀疑。

陶依然极力掩饰着心事,刚觉得已经蒙混过关,想去卧室,却听到母亲问了个最让她害怕的问题。

“然然,你这次回来见到阿缮了吗?你跟他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妈妈看阿缮那个孩子对你倒是真心,前些日子阿缮不是想和你订婚吗?要不双方家长见见面,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吧。”陶丽温柔的看着陶依然,女儿长大了,陶丽打心眼儿里希望女儿幸福。

原本已经竭力压制的伤心,被陶丽一提订婚,又翻江倒海的涌出来。陶依然的眼眶不由的红起来,想着这件事早晚得让妈妈知道,决定现在就跟妈妈解释清楚得了。

“妈,我跟他……”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打断了正要解释的陶依然。

陶丽开开门,看到竟然是洛音扶着沈士缮。沈士缮的头上裹着纱布,脸色苍白。陶丽被她的样子着实惊呆了。

“阿缮,你怎么了?快进来……”当看到洛音的手紧紧搀扶着沈士缮的胳膊,陶丽心里一阵不舒服,预感到有什么事,碍于沈士缮的面子,只能让洛音一起进门。

“然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沈士缮看到陶依然,心里五味杂陈,只想恳求陶依然的原谅。

“阿缮,我不怪你,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陶依然强忍住泪水,狠心的拒绝了沈士缮。

“然然,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要订婚了吗?”陶丽从两个人的状态中猜出是出了矛盾,但是听到他们要分手,心里焦急起来。

“阿姨,对不起,我已经跟阿缮在一起了……”洛音故作认错的态度,心里却想看见陶丽受刺激惊讶的样子。

“你说什么?!阿缮!为什么?!”陶丽不敢相信一直对女儿呵护有加的男人竟然出轨了,而且是自己女儿同父异母的妹妹,她都替女儿心疼,对沈士缮的态度不由的埋怨起来。

“阿姨,都怪我……可是我爱的一直是然然,请你们原谅我好吗?”沈士缮此刻羞愧万分,他不想把错误推到洛音这个一直照顾他的人身上,只能自己承担下所有的过错。

“姐姐,如果你真的爱阿缮,就应该为他考虑离开他!”洛音看到沈士缮对陶依然情根深种,嫉妒红了眼,想用其他的方法刺激陶依然。

“不,洛音,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跟然然分开……”沈士缮打断洛音,不想有什么话刺激陶依然。如果不是洛音一直要求非得和他一起来认错,他不会带着她来。没想到现在她劝依然放手,让他心里有些厌恶。

谁知,洛音并不理会沈士缮的阻止,继续说道:“姐姐,阿缮的身份和你不适合……”

“洛音……”沈士缮听到洛音提及自己的身份,更是惊讶,他表面是沈氏集团的技术部经理,实际上他还是沈绎奇大哥的儿子,算是沈氏集团的内部人员。做个经理只是历练一下,真正身份也是豪门阔少。难道洛音知道他的身份?

洛音看着沈士缮审视的眼神,咽了口唾沫,避开身份这个话题,转移到了陶丽的身上,“姐,你和阿姨当初是什么原因离开的洛家,认识我们的人都知道,阿缮在外面是个要面子的人,你跟他在一起难道不会被人诟病吗?如果阿缮的家人知道了,也不会同意你们交往,甚至还可能把阿缮赶出家门,你难道让阿缮为了你放弃所有的一切吗?”

“你住口!”陶丽听到洛音重提当年的旧事,心里像被人划了一道口子。

“妈!你不要激动,不要听她胡说!”陶依然知道当年母亲是遭到洛音母女的陷害,那份恨从来没有从心里去除过,只是平时压抑着不去想罢了。

洛音重新提起,肯定会刺激到母亲。陶依然愤恨的瞪了一眼洛音,赶紧去劝陶丽。

“当年的事,是你们陷害我!你们母女当年设计赶走我和然然,霸占洛家,现在你又来抢然然的男朋友!你和你母亲一样是个狐狸精!滚!滚出我家!”陶丽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看到自己的命运又要在女儿身上重演,如何能不急。一边说着一边向外推着沈士缮和洛音。

“你们……滚……”陶丽声音越来越小,身体慢慢的向后倒去。

“妈!”陶依然看着慢慢倒下的陶丽,吓得情绪崩溃,顿时泪如雨下,抱着母亲瘦弱的身子哭喊着。

顾不上沈士缮和洛音的不知所措,陶依然急忙叫了救护车把母亲送到了医院。

沈士缮要帮忙,却被陶依然一把推开,看着陶依然委屈落寞的身影,他的心再一次被掏空了。

……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1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