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那需要我现在帮您去搬一下吗?”骑在他身上疯狂律动

“那需要我现在帮您去搬一下吗?”骑在他身上疯狂律动

“那需要我现在帮您去搬一下吗?”

“我还要上班,等下班之后我会给你打电话的。”闫茉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表,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了,匆匆地回了房间,收拾好自己又重新出门上班。

而阿泽仍旧待在客厅等着她,“先生说我要送您去上班。”

闫茉闻言,却没有像一样事事听他们的安排,强硬地拒绝他。如果被自己的东西知道自己现在和大老板的关系,公司的人一定会风言风语。

可是当她急匆匆地搭乘地铁来到公司时,还是上班迟了到。看着上面显示的迟到,她简直是想哭。然而接下来的生活更是惊险万分。

因为走神发呆,她甚至将经理需要的文件弄湿。更是被经理狠狠骂了一顿,质问她身为一个秘书连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好,还能做什么。

而她更是被罚去加班将整份文件重新整理一遍,就在她对着电脑努力工作争取今晚可以去看一下弟弟的时候,阿泽的电话便直接打了进来。

“闫小姐。”

“不好意思,我还在加班。”

“那要不要我去接你,顺便将你的行李直接带过去。”阿泽道,“其实您也不用准备什么,先生他已经帮您准备了一些。”

“不用过来了,我马上弄完就可以自己过去。”

“好。”阿泽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闫茉挂点电话,连忙处理着手中的工作,可是连她都没有发现的是,自己的两只手都在微微发颤。

做完一切的工作,才发现已经十点了,想去医院看一下闫厉,估摸着他也已经睡了。独自坐在座位上发了一会儿呆。才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去了男人居住的地方。

可是她却发现这座房子里,除了自己连个人影都没有。她自然知道这肯定不会是男人的家。只不过是他在这座城市中的随便一个落脚点而已。

但是哪怕他不回来自己,这样也会算在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中,其实对她来说也是很合算的。

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原本以为自己会被这个陌生的环境会不适应,结果却一直一觉睡到了天亮。

就这样她便直接在城郊的这座别墅中生活了下去,每天上班下班。而那个男人却也没有再出现在这个家中,甚至连阿泽也没有在和她打过一次电话。

今天早早的下了班,闫茉便直接回到家,看着整个房间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她不禁感慨有钱的人生活还真的是好。每天都会有人来收拾房间。

她直接打开冰箱,决定给闫厉做顿好吃的。

用保鲜盒装好,带着冰箱中的水果,去了医院。

闫厉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的姐姐,大包小包地给自己拿,微微皱着眉,“姐,你是买了彩票吗?”

闫茉的笑容也微微僵在了脸上,知道弟弟的担忧,连忙笑着,“姐姐工作这么久,也到了涨工资的地步了。”

“姐,你不用帮我买这么多东西的,毕竟我们还欠着医院和张医生的钱。”闫厉看着手中的汤大口地喝了起来,“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回家好了,我在家休养也可以的。”

“不用瞎想这样,你还要做手术呢。”

“姐,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了解了,其实在这里也是浪费钱而已。”闫厉将手中的汤直接放在了桌子上,眼睛也变得瞬间无神,“我想过了,我们还是不要做手术了,浪费钱不说,我真的想回家了。没准我回家之后,心情一好,病就会好些。”

“闫厉,我告诉你,手术费的事根本就不需要你担心。”闫茉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脸色却变得不怎么好看,面色冷了下来,“我告诉你,你在这里好好待着,姐姐可以解决手术费的事情的。”

“姐……”

“不要再说了,不然姐姐真的生气了。快点吃东西吧,不然一会儿就凉了。”

闫厉看着自己的姐姐,没有接着反驳,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姐姐,虽然便面上总是软软弱弱的样子,可是她决定好的事情,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他自然知道姐姐是为了自己好。

“姐。”闫厉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祈求。

“怎么了?”

“你,你可不可以帮我把我的课本带到这里来,我想复习一下之前学得东西。如果我真的好了,就可以参加高考了。”

闫茉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红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的弟弟之前就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孩子,如果没有这场病,他也在积极地准备着明年的高考,可是谁会知道原本爱打篮球的高高大大的男孩却因为摔了一跤而住进了医院。

当她医院出来的时候,还是决定回家一趟。她也保留了希望,开始准备着自己弟弟手术后恢复之后的生活。

家中因为好久没有人居住,她准备好弟弟的课本,装在了手提袋中,便开始清扫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当一切收拾完毕,坐在地铁上才发现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原本想着回家洗个澡就去睡觉的人,谁知道一打开房门,便看到客厅的房间内一片光亮。

“我关了灯的呀?”闫茉挑了挑眉。

然而当她走进卧室,才发现浴室玻璃门后隐隐约约的身影,心中猛地咯噔一声。便直直愣在了原地。

下一刻,浴室的房门便被人直接从里面打开,男人冷漠地看着她,“需要进来观赏?”

闫茉闻言直接转身向门外走去,留给他穿衣服的空间。

闫茉在客厅里傻呆呆地站着,脑海中还是刚刚看到男人半裸的身材。结实的胸膛以及排列整齐的六块腹肌让她的脸颊,“腾”地一下通红着。

周亭深出来时,便看到闫茉皱着眉在那边站着发呆的样子。

他身上已经换上了深灰色的家居服,坐在了沙发上。

闫茉仍旧没有任何的动作,在那边自己独自纠结着。

“过来!”

闫茉皱了皱脸,还是胆怯地小心翼翼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垂着头,几缕发丝直接从她的发间散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中。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4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