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她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推搡着面前的男人。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

她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推搡着面前的男人。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

“松开……”她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推搡着面前的男人。

电梯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大,整个电梯都猛地一震。

就在闫茉真的快要绝望的时候,面前的男人才直接松手,只是离开时还轻咬着她的耳垂,小声道,“现在又认识我了?别害怕只是帮助你恢复一下对我的记忆。”

接下来,便可以听到微弱的电流声,她下意识地向后退去。整个封闭的电梯内再次恢复了光亮。

“亭深!”旁边传来白青青惊喜的声音。

闫茉才看出刚刚两个人的动作,大概白青青因为刚刚的害怕而紧紧抓着他的左手手腕。她却有些后怕似的,原来刚刚两人亲密间,还有第三个女人的参与。

电梯缓缓停在了一楼,人流向外拥挤而出,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处于什么心态,在出来的瞬间,手指好像碰到了不可言说的东西。

难道只有她一个人这样难受吗?那么他也不要好过了。

直接抢在了他的前面跑出了电梯,转头看到男人微微僵硬的身体,又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的行为太过于冲动,人家给个好脸,自己就蹬鼻子上脸了。

不过还好,那天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在家看到过周亭深。堂堂的一个大总裁,自然是没什么时间和她这样一个小人物计较的。

而她也就照常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时不时去医院给弟弟送些好吃的。当自己发工资之后,便直接给自己的弟弟买了一套高考必备资料,和一个游戏机。

闫厉看着自己的姐姐又浪费着钱,“姐,我已经是高中生了,这种游戏机就不用买了。”

“这不是给你消磨时间的么,我怕你做题累吗。”

“没事的,如果累了,我躺着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他看着手中的游戏机道,“姐,你把这个拿回去,看看还能不能推掉吧,你也该给自己买点衣服什么的了。”

闫厉的话,让闫茉微微一笑,这个世界上最关心爱护自己的也就是这个弟弟了。眼眶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直接微微发红,“好了,你不用担心这些了。姐姐已经和同事同学们借了钱,也把公司预支了一部分,所以这些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就安心等着手术,然后好好学习好了。”

“真的?”闫厉的眼中充满着希望。

闫茉看到心中一酸,弟弟小小年纪就要经历这样的人生起伏,但是现在他已经开始幻想日后的人生了,那么自己就不会再让他失望。

当她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张医生说着闫厉的病情已经稳定,接下来就可以准备手术的时候,她想见到周先生的时候,得问问他是不是可以给自己提前预支一下钱。她想先给自己的弟弟做手术。虽然离两个人在一起一个月还有些日子。

然而见他一面还真的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两个人已经四五天没有见过面了。

有些惆怅的回到家,当打开门时,房间内传来了若有若无的酒精味道,当她想要仔细问问是不是酒精味道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消失。

她换好鞋子,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打开客厅的大灯,便直接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脸色通红,整个眼眶也是通红,整个人有些狼狈,发丝凌乱,身上衬衫的领口也被直接扯开露出里面白皙有力的大片肌肤。他依靠在沙发上,微眯着眼眸看着闫茉,显得慵懒而漫不经心,“这么晚才回来?”

“我下班之后直接去了医院。”

“医院?”

“去看我弟弟,他快要手术了。”闫茉看着男人顺便想要提一下钱的事情。

男人却歪着头微微皱了皱眉,伸出手臂,“过来!”

闫茉微微皱眉,精致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心里浮现出一抹害怕的情绪。

看着这个女人愣在那里,周亭深的心里十分不满,“怎么,那二十万不想要了?”

这个男人的声音慢慢传出,就像魔咒一般驱使着闫茉向他走去。这一步步的很是缓慢,像是一步步走向了深渊。

闫茉刚坐在这里,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精味儿。毫无疑问,这个男人喝酒了,她刚想张口问着什么,却被这个男人粗暴的拉了过来,这毫无预兆的动作愣是把闫茉吓了一跳,嘴巴下意识的微微张开,可还没发出什么声响就被这个男人堵住了。

瞬时间,一股浓浓的酒精味儿在她的唇中横冲乱撞,腰间有一股力量在不断的收紧,自己想要反击,却丝毫没有力气……

一番翻云覆雨之后,闫茉就像是被扒了层皮,躺在沙发上动弹不得,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脑海里竟然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

而她身边的男人正坐在沙发边,吞云吐雾的吸着烟,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得意。也不知怎么的,这个女人竟然这般让他上瘾。

周亭深刚回头,就看见这个女人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这个样子,很是狼狈。一时间,心里那短暂的愉悦被冲散,冷漠又重新爬上了他的脸颊。

这个男人狠狠的把烟掐灭,随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来,扔到了茶几上,“这是我的副卡,随便刷。”说完这话,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拿着皮带就上楼去了。

这个男人的脚步声刚刚消失,言默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任由它布满了脸颊。

这一切都像梦魇一般折磨着自己,那天晚上我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心里。可她却也十分明白,这一切都是自找的,好在自己失去了这些能换回弟弟的生命。

想到这儿,嘴角竟然微微挑起,脸上浮现着的嘲笑是送给自己的……

等着周亭深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衣服梳洗打扮好,看这样子像是要出去。

这个男人刚下楼,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闫茉。现在的闫茉已经穿戴好,茶几上的那张卡也不见了。

“你是要出门吗。”闫茉看着他,淡淡的说道,这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情绪。
\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4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