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闫茉立马来了精神,很污能让你下面湿文字

闫茉立马来了精神,很污能让你下面湿文字

周亭深微微一愣,看来这个女人恢复的还挺快啊。想到这儿,语气就变得更加强硬了,“嗯,今晚不回来了。”说完这话,便快步离开了。

看着这个男人远去的背影,闫茉才算是松了口气。手掌心里紧紧的握着那张卡,就像是握着自己弟弟的命……

第二天一早,闫茉照常上班打卡。可是即便自己努力的想要掩盖着,憔悴的神色还是慢慢的爬上了她的脸颊。

她刚刚上了电梯就看到急忙赶来的张洋。

“哎等等!”张洋连忙跑过来拦住了电梯,还不忘递给闫茉一记笑容。

闫茉礼貌的回着,“早啊。”

“是啊,这么巧。”张扬一边按下楼层,一边说到。想着巧什么巧啊,自己都在外面等她很久了。

闫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可张扬还是在一个劲儿的找着话题,“哎闫茉,我看你这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听了这话,闫茉微微一愣,马上摇着头,“没有,可能是没睡好吧。”

“还是要以身体为主啊!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张扬很是严肃的说道。

一时间,闫茉都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了,刚想再说些客套的话,电梯就到了,“我到了。”说完这话,变笑着离开了。

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张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把电梯关上了。

日子过得很快,这一段时间里周亭深好像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弟弟了。

这一天,是闫厉做手术的日子。看着这亮着红灯的手术室,闫茉的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儿。虽然王医生已经说了手术成功的几率很大,可她还是放心不下啊。

她纤弱的身子像是一片羽毛,风一吹就会飘走。闫茉靠在墙上,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术室的门,现在过的每一秒钟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几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灭下,闫茉立马来了精神,着急着向门口走去。

没一会儿,王医生就从里面出来了,他迅速的摘下口罩,脸上的笑容就已经暴露了自己,“你弟弟的手术很成功!”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是非常开心的。看着这姐弟俩一路走过来,真是不容易啊。

这话一出,都快让闫茉忘记呼吸了,缓了几秒钟才张口说话,“太谢谢您了!您真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这话音刚落,双腿一软,吧嗒就跪到了地上,眼神里更是说不出的恳切。

王医生一看这架势愣是被吓了一跳,赶忙把这姑娘扶了起来,“这可使不得!这是我们的职责!”

这话就像是一剂催泪弹,让地上的闫茉泪如雨下,只能一个劲儿的说着感激的话。

王医生安慰了她一番,等闫茉的情绪缓过来才张口叮嘱着,“你放心吧,病人在重症病房中缓几天后,就可能送到普通病房了。”

闫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生怕自己再哭出来。

走到重症病房的门口,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弟弟。虽然他浑身上下都插着管子,可自己知道弟弟已经熬过了这一劫,再不等几日,他就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

想到这儿,心里很是激动,眼泪又不由的流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掏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让她的哽咽戛然而止。因为看见这个备注就像是看见那个男人一样,让她害怕。

无可奈何,最后她还是接了起来。

“喂。”即便闫茉一直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还是被手机那边的人给听了出来。

阿泽微微一愣,马上张口问着,“闫小姐,你是不舒服吗?”

闫茉连忙摇着头,“没有,眼睛进沙子了而已,找我有什么事。”

“周总要带你去参加应酬,一个小时后到家门口接你。”阿泽简单明了的说到,周亭深不喜欢拖拖拉拉的人。

听了这话,闫茉下意识的想拒绝,因为她很想陪着自己的弟弟。可她心里却也十分清楚,要是没有那个男人的钱,弟弟根本不会活下来。

呵,谁让自己把自己给卖了呢。想到这儿,嘴角就浮现起一抹苦笑,那张朱唇微微一动,“好,我知道了。”说完这话,便挂断了电话,和王医生交待了几句后就匆忙离开了。

回到周亭深的家中,闫茉就急忙向楼上走去,对于她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耻辱。

本想找一件得体的衣服换上,可就在自己打开衣柜的时候,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条条华丽的裙子挂在那里,美的不可方物。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周亭深准备的。闫茉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些裙子真的好美啊,怕是每个女人的终极梦想。

可它们现在出现在这里,却让自己不敢去触碰。目光微微往下扫视,就看到上面摆着一张纸条,是周亭深的字迹:穿的好看些,别给我丢人。

看到这话,闫茉不由的嘲笑了自己一番。没想到她竟然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就连穿什么都要别人来指教了。

不过也吧,怎么说人家也给了自己一张无限刷的卡,既然已经决定把自己作为商品兜售,那还有什么自由可言呢。

想到这儿,便微微叹了口气随意的从里面挑出一件礼服来。

这么多礼服中有红的白的黄的粉的,可闫茉却偏偏挑了一件黑的出来,好像现在的她和这世界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无关了。

不过即便是一块黑布,在设计师的手中都能变出花来。一字肩的设计平添了这个女人的性感,长度刚好到膝盖上部,完美的勾勒了这个女人的腿型,更是上面用金丝勾勒的花朵,让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不一样的气息。

人靠衣服马靠鞍,闫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时间也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这么美。女人都是爱美的动物,心情也大好了一片,便走向梳妆台前,给自己上了个淡妆。

········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5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