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独特的气味,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独特的气味,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可闫茉这个可怜虫并没有逃开她们的进攻,没一会儿,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走到了她的面前,端着高脚杯,晃动着里面的高级红酒。这样子,真是要多妩媚就有多妩媚。她的双眼盯着沙发上昏昏欲睡的闫茉,这样的状态最好下手了。

“是闫小姐吧,我是跟着张总来的,赏脸喝一杯?”这个女人挑眉问道,接着就把一杯红酒递到了她的面前。

闫茉现在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可却也有些意识。要知道,能来参加这种场合的女人都不简单,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闫茉强撑出一抹笑容来,努力的直起身子想要去接那杯红酒。可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这个女人的身子微微往后一让,愣是让闫茉扑了个空。

“啊!”她下意识的尖叫着,以为自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可就在这时,自己面前却多了一堵肉墙,毫无意外的摔了上去。这么一下,可真是把包厢里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闫茉意识到自己撞到人了,连忙准备起身,却奈何被一只手按着,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靠在这个人的身上。

“呦,周总,你看你带来的这个女人,还赖在我身上不起来了。”说这话的正是那个张总,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是故意做给周亭深看的。

周亭深脸上浮现着若有似无的笑容,“这女人喝醉了,张总不要介意。”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带着一丝情绪,还微微抿了一口杯中的酒。

“当然不会。”这话说完,这个张总手上的动作非凡没有停下来,还在闫茉的腰间开了一碗油,这才算是把她又放回到了沙发上。

闫茉能感受到他的动作,屈辱感都冒到嗓子眼儿了,却则么都抒发不出来。因为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不过只是这个男人的附属品,没有什么地位,就更别提尊严二字了。

经历了这么一次,闫茉可算是长记性了,干脆直接装醉,不管谁来敬酒她都不起来了。可这么装着装着,竟然就睡着了。

这场局结束之后,周亭深就抱着这个女人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那个张总一个笑容。

可他刚出了这个包间,整张脸就拉了下来。一直在一旁跟着的阿泽当然能体会到老板身上的戾气,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走出这个会所,夜晚的风微微有些发凉,让周亭深怀里的女人不由得往里缩了缩,像一只受惊了的小猫。

在夜色的笼罩下,这个女人的脸蛋儿变得更加迷人。皮肤吹弹可破,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独特的气味,让这个男人不由驻足车前。

司机不解人意,见到老板来了就赶忙上前开门去,“老板,请上车。”

周亭深的思绪这才被拉扯了回来,微微点头,才算是有了动作。

感受到车内舒服的环境,闫茉紧皱的眉头才算是舒展了开来,还没有安分多久呢,就开始有了动作。

感受到了身旁的柔软,更是一个劲儿的往上蹭,像是踩到了棉花糖一样,很是舒服。

而她身边的男人脸早就拉了下来,真是让驾驶座上的阿泽都不敢回头,生怕老板的气焰波及到自己。

不得不说,闫茉的酒品可真不怎么样,喝过酒之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胆子都大了起来。

她本就长得娇小,所以尽管是在车里也显得十分灵活。没一会儿工夫就双膝跪在了后座上,双眼迷离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竟然伸手摸上了他的脸颊。

“哇,你是谁呀,长得可真好看。”摸着这个男人的棱角,一脸犯花痴的样子。

“噗嗤。”坐在前面的阿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要知道,这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对他们老板呢。

周亭深一直在隐忍着,看着这个女人喝醉了不和她多计较,可这个阿泽自己还收拾不了吗。这一声笑了出来,周亭深一抹厉光就投了过去,“这月奖金全扣。”

这话可是死死的遏住了阿泽的命脉,马上就张口求饶着,“别啊老板,我知道错了!”

可周亭深却别过头去不想搭他的话,这件事算是板上钉钉了。

阿泽也只能自认吃亏,狠狠的拍了下自己这张嘴,点赞也不敢说什么了。

可后座上的闫茉非但没有收敛,还变得更加放肆了,那笑声更是如银铃一般好听,“咦?这是什么呀,你为什么要戴个狗链子?”说着,那双纤纤玉手就摸上了他的领带。

周亭深真是无话可说,自己这领带好几千块钱一条呢,在这个女人的眼里竟然就成了狗链子?要是再让她这么放纵下去的话,自己非得活活气死不可。

“你给我闭嘴,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周亭深终于张口说到。

可闫茉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我才不相信呢!那样你就见不到我了,你不会很伤心吗?”她歪着头问道,整个人就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

“你……”周亭深真是要被她弄无语了,刚想扭过头去斥责她几句,就对上了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时间,竟然忘了想说什么。

现在的闫茉脸颊通红,小嘴撅着,像是在和这个男人讨什么说法。

周亭深实在是受不了她这样盯着自己,只能把头扭过去任由这个女人闹了。

好在闫茉的精力有限,没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真是让周亭深松了口气。

前座上的阿泽把这两个人的举动净收眼底,这也是第1次,他的老板没有嫌弃醉酒的女人。

车子很快开到了家门口,阿泽下车去给周亭深开着门,这个男人刚刚下来,依靠在他身上的女人就失去了支点,一下子倒了下来。

条件反射的,阿泽上前一步扶住了她,闫茉还是没有一丝动静。

察觉到不对劲儿,阿泽马上向周亭深投去了求救的目光。而这个男人却不紧不慢的说到,“你抱她上去吧。”

“不不不。”阿泽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还是老板亲自来吧。”想着自己要是这么随口答应了,怕是工资没有了!

周亭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便把闫茉接了过来,大步流星的向屋内走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5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