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一片慌乱中,放至在手术台的试管被摔至地下。

一片慌乱中,放至在手术台的试管被摔至地下。

安奈躺在手术台,静静地等着医生的到来,紧攥着衣角的手早已布满汗水。头顶的灯光亮的出奇,安奈紧盯着刺眼的灯光,心里无数次想要逃离。

“傻躺着做什么?”医生已经做好手术的准备,看着安奈眉头紧皱,催促道:“赶紧张开。”

安奈忐忑不安地打开双腿,从未想过要摆出这样的姿势,将自己的隐私这样赤裸裸的展示给别人看。

“啊!好痛!”

“这人就是麻烦。”医生示意旁边的护士按住安奈的腿,“她太紧了,帮我拿工具吧。”

安奈还没从被工具碰触身体的疼痛感中回过神,就看到护士拿来的白色物体。安奈惊恐地向后蜷缩身体,挣开了护士的控制,想要逃下手术台。

旁边的护士慌忙去阻止安奈,一片慌乱中,放至在手术台的试管被摔至地下。乳白色的液体缓缓从破碎的试管中流出。

……

季老夫人等在手术室外,听着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不禁皱起眉头。安奈的继母徐曼看着季老夫人不悦的脸色暗暗骂着安奈,担心她会引起什么事端连累自己的女儿。

门被医生慌乱地打开。

“老夫人,试管被安小姐打碎了。”

“什么?”老夫人走向手术室,看着这满屋狼藉不禁感觉有些头痛。

“徐曼啊,看来我确实是老糊涂了。既然你女儿不愿意这么做,我们之间的协议就取消吧。”

徐曼瞪着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安奈,听到老夫人要作废协议急忙说道:“老夫人,这怎么行,我们当时不都说好了吗?安奈替季少爷生个孩子,您不追究我们安家的责任。”

“看看这一屋子的乌烟瘴气,你还好意思来跟我说这些。”季老夫人一脸不耐的走出手术室,“伤人者还是交由法律去惩治,至于你们安家还是消失在文城吧。”

“老夫人。”徐曼想要追上季老夫人,却被身边的保镖拦住。

徐曼气愤地走到安奈身边,“安奈,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离这件事了?”

“不然呢?是季老夫人拒绝的。”安奈反驳。

“那你就去求她不要动安家,安奈不要跟我玩心眼。你是可以玩得起,但是你妈妈呢?”

“你,你别动我妈妈。”安奈听到徐曼用妈妈威胁自己,不禁软下心来。“好,我去找季老夫人,不管怎样都会保住安氏的。你别动我妈妈。”

“哼。”徐曼满脸的带着嘲讽,“你放心,只要你乖我不会动那个废人的。”

“我妈妈不是废人。”安奈怒吼道。

“好,不是废人。”徐曼好笑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安奈,“那她是什么?”

安奈看着徐曼那副嘴脸,恨不得杀了她。

“与其在这恨我,不如去找季老夫人求情吧。晚了,你妈妈在国外发生什么,我们都说不好。”徐曼转身离去。

一小时后,季家别墅。

季老夫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我想我已经和你妈妈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老夫人,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小姑娘,你知道的我已经给了你一次机会了。”

“我知道。”安奈抬头看着老夫人,眼中噙满泪水却没有让它们落下。

“你没做到,我不打算再做一次这么荒唐的事。”季老夫人看着眼前这个还不知道有没有成年的女孩,想着自己同样年少的孙子不禁悲从中来。

“如果司墨醒不来,我也可以找别人生下我们季家的孩子。所以你们安家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宽恕之处。”

“老夫人,我不会做逃兵。”安奈目光坚定道,“只要您放过安家,我可以照顾季司墨。就算他醒了,您送我去坐牢我也无怨无悔。”

“如果他一辈子不醒呢?”

“那我就照顾他一辈子,除非您赶走我,不然季司墨就是我一辈子的责任。”

季老夫人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一袭白裙,墨色的秀发垂直到腰间。明明怕得要死,眉宇和言语中却透露着倔强。

“那你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安奈听到老夫人就这样轻易松了口,不禁一愣。

“又反悔了?”

“没有,我会记得一生一世。”安奈一字一句,很认真的看着季老夫人。

“安奈,不要让我失望。”季老夫人拍着安奈的肩膀,“起来吧。”

“我记住了,谢谢您。”

安奈穿着婚纱蜷缩在卧室的沙发上,觉得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境。

没有好友,没有祝福,这场婚礼甚至没有新郎。安奈木然地接受着一切。

她强忍着一口气,不敢哭出来。她怕自己会崩溃,会想逃走。

安奈看着躺在床上的季司墨,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投下一道阴影,好似睡着一般。面色仓容,却遮不住他的帅气。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季司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他应该意气风发地在公司,在酒吧,在任何地方。

这段时间好似做梦一般,如此不真实,是开始却没有尽头。

……

半个月前。

酒吧里昏黄的的灯光下,一片迷乱。男男女女唇齿相依暧昧不明,各种嬉笑吵闹。震耳欲聋的音乐,传遍各个角落。安奈从未来过夜店,有那么一刹那想要逃离。

服务生微微鞠躬将疯疯癫癫闹腾的安然指给安奈看。

安奈庆幸没有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不然继母知道后又要闹自己没有看好安然。

安然一头火红的长发肆意飞扬,抹胸短裙,轻轻一动,里面的安全裤隐隐可见。安奈看着这样的安然不禁头痛。

走在安然身边,夺下她手中的酒,“安然,你妈叫你回家了。”

“不用你管,你谁啊你。”安然推开安奈的手,挣扎着抢酒。

“安然,回家吧,已经很晚了。”安奈风轻云淡道。

“我不回去,就你也想来管我。呵,一个废人的女儿,你怎么还有脸待在安家。”安然一脸酒气指着安奈,“你少管我的事。”

安然挣扎着抢酒时,将酒洒在了安奈的身上,安奈看着洒在自己身上的酒,将安然按在座位上。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5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