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结婚证都已经在手上了,季司墨难不成还想反悔?

结婚证都已经在手上了,季司墨难不成还想反悔?

季司墨冷眼看着这个趴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小女人,他没有说话,就是想看看这个大胆的女人还能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明明是安奈主动把季司墨扑到在床上的,但她动作却僵硬无比,脸上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她深深的吸一口气,像是在做着什么心里建设般,努力的在说服自己。

只要有孩子的话,她在季家的地位再怎么说也名正言顺了,到时候想做什么事情也容易的多。哪怕是她的母亲也一定有办法接回来的。

“怎么?还不继续?”

淡淡嘲讽的声音在底下传起,安奈只觉得手中所触碰到的温热的胸膛异常烫手,她拼命的忍住内心的无措,摆出笑脸对身下的季司墨说道:“我还以为你会拒绝我。”

“哼,白白送上门的肥肉我为什么不要。”

季司墨好以整暇的调整好了姿势,抬起眼懒懒散散的看了一眼表面镇定实际慌乱的小女人,原本的不耐烦在顷刻间消失不见,取之而代的是连自己都意外的兴致黯然。

“还是说,你不会?”

“我……”

面对如此挑衅的声音,安奈咬咬唇,看着身下的男人。他纵使没有任何动作,身体也因为营养的摄取不够看上去有些消瘦,但是骨子里的威慑力一直都在。

不管怎么样,这种时候只能咬牙上了。

这么想着的安奈,拿出一种视死而归的态度闭上眼睛,眼看着就要往季司墨的唇撞上去,却不想自己竟然扑了个空。

她一头撞在了床头上,额头立马变得通红,现在她也已经忘记了自己得在季司墨的面前端正态度的事情,一脸恼怒的看着事不关己的季司墨,“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只是突然觉得,对我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去了,你又算的上是什么?”

季司墨恶劣的看着她,勾了勾唇角,伸出手以不容抗拒的姿势把她推到一边,无视她目瞪口呆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更何况,我还没有搞清楚你到底是什么状况。”

安奈抿了抿唇,有些难堪的直起身,不由自主的远离他,坐到了一边,“我以为奶奶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惹到他了,季司墨眉头皱起,有些不满的对安奈说道:“你要叫她季老夫人。”

安奈略过了他这句话,“总而言之,我们结婚已经是事实,不能改了。”

结婚证都已经在手上了,季司墨难不成还想反悔?

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安奈呼吸一窒,别说,季司墨作为季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还真有可能说反悔就反悔。但他们结婚本来就是在季司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称不上反悔。

但是,安奈绝对不能让他开口离开!

眼看着季司墨张口要说些什么,安奈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我已经跟奶奶说好了,会一直呆在你的身边。”

季司墨眯起眼睛,带着一股审视的意味看着安奈,“哦?就因为那起事故?”

“没错。”安奈艰难的说着。

“我看未必吧。”季司墨突然伸出手,捏住了安奈小巧的下巴,用的力道差点让安奈以为他要捏碎自己。

明明很痛,但安奈就是固执的抬起头和他对视着,仿佛在和他对着干而已。

“进了季家,你们安家的地位在文城可就大大不一样了啊,只是让你给我生个孩子,就能坐上这个万众瞩目的地位,你的手段还真是不一般。”

季司墨嘲讽的看着她,“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还哄的老夫人听了你们的话,也不知道你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迷魂汤。”

“我没有!”安奈有些委屈,这些事情都是徐曼他们去和季老夫人沟通的,她只是听话做事,凭什么她要去面对这种质问?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季家?”

季司墨定定的看着她。

“我……”安奈顿了顿,眼睛有些慌乱的躲闪着,她说不出自己的原因。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因为母亲吧?

“哼。”季司墨冷哼了一声,他松开了对安奈的桎梏,颇有些嫌弃的摆摆手,“难道你喜欢我?”

对于这种问题,安奈想都不想的说道:“不是。”

开什么玩笑,就算季司墨长的英俊帅气地位不凡,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也能了解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重要的原因的话,她绝对不会主动招惹这种人!

看着安奈这么痛快的否认,季司墨倒是有些不爽,他的眼里带着几分了然,“那就是因为金钱了,像你们这种人为了钱还真是不择手段。在酒吧的意外该不会也是你故意惹出来的吧?”

是了,女人都是虚伪的,都是拜金主义者,只要有了钱,他们就会做任何事。

记忆里的女人也是如此,抛弃了他们几年的感情,带着他母亲随手扔下的钱就这么离开了,头也不回。

心口突然感到了一股钝痛,对着眼前这个女人态度也不好了起来,“恶心。”

季司墨站起身,无视一脸惊愕的安奈,“既然呆在这里了,就不要妄想不可能的事情。”

说完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离开房间的一刹那,他突然想起了刚刚安奈一脸无错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与记忆中的女人微微重合了。

他猛的摇摇头,脸色莫名。

……

客厅里,季司墨看着笑呵呵喝茶的季老夫人,有些头疼的对她说道:“奶奶,你为什么要留这种人在我身边?”

这女人一看就别有所图。

“安奈是个好孩子,你会喜欢上她的。”季老夫人一脸神秘莫测的笑着,还不忘对季司墨叮嘱道:“倒是你,现在还是赶紧养好身体,我年纪大了,你再不回来我可要撑不下去了。”

提到了季氏集团的事情,季司墨正经了起来,他沙哑着声音开口道:“他们呢?都这种情况了也不回来了吗?”

季老夫人有些为难的样子,她叹了一口气,“司墨,他们现在都很忙……”

“要忙到什么程度,才会连亲生儿子快死了都不回来?”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6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