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安奈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些发愁,

安奈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些发愁,

面对季司墨的咄咄逼人,季老夫人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别这么说他们,父母总归是爱自己的孩子的。”

就算是,那也是别人家的父母。

季司墨撇撇嘴,不打算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他想到了今天行为异常大胆的安奈,忍不住对季老夫人说道:“奶奶,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安奈那个女人不管怎么看都配不上我们季家吧?”

说到这里,季老夫人的神情显得有些淡然,她对季司墨说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总归是到了娶妻生子的时候。之前给你介绍的那些千金小姐,你都不喜欢。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和那个人长得想象的安奈了。”

“……”

季司墨神情突然变得黯淡了起来,“提她做什么?”

“好了好了。”季老夫人笑了笑,她拍了拍季司墨宽厚的手,算做是在安抚,“你只要相信奶奶不会害了你就行。”

……

在季司墨养身体的这一个月里,安奈一直都心惊胆战着,就害怕季司墨突然对自己感到不满了。

而令人奇怪的是,自从那天晚上过后,季司墨也并没有再对他说些什么,但与之相对的,是季司墨对安奈的态度十分冷淡。

安奈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些发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母亲带回来。

季司墨在一边疗养身体的时候,一边也渐渐的开始重新掌握季氏集团的事情。好在最近季氏集团并没有发生什么额外的变动,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小方,这是今天的文件。”

半躺在床上的季司墨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并把钢笔放到了桌上。

助理愣愣的接过了季司墨递给他的文件,低头翻了几页,有些不可思议地对季司墨说道:“总裁,这些你都已经处理好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早上刚刚把这些文件交给季司墨去处理,这还不到下午他就已经处理好了,这个工作速度简直了。

季司墨淡淡的点头,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对助理问道:“江祁景他们怎么说?”

助理顿了顿,“江总他们希望你今天晚上能够出来露个面,但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在家里休息……”

不等助理说完,季司墨便摆摆手,“我去。”

“总裁……”助理有些哑然。

季司墨不耐烦的挑了挑眉头,“怎么?还要我再说第二遍吗?”

“是是。”

……

夜晚,文城一片灯红酒绿,处在最中央的是一栋豪华的简直像别墅一样的休闲娱乐会所,这里是江祁景名下的产业,同时也是文城四公子最经常来聚会的地方。

因为有了文城四公子这极大的噱头,想挤进这会所一探究竟假装偶遇或者假装碰瓷的名门淑女可不少,不过通常他们都会扑了空。

毕竟,他们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别人知道他们的位置。

季司墨跟在服务员的身后,走进了包厢,一眼就看见自己那几个好兄弟已经开始玩上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响彻耳畔,当他一踏进来的时候,就迎来了三人的瞩目。

“我还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呢。”

率先开口的是平日里最吊儿郎当的周寒梁,他背靠在沙发上,一副潇洒无边的样子,眼里倒是带上了几分关心,“总而言之,人没事就好。”

“我们的季总来了。”

江祁景走上前,笑着对他问道:“身体都养的差不多了吧?”

“还行。”

原本还扎在女人堆里的向明一看见季司墨出现了,就毫不留情的推开了靠在他身边献媚的女人,激动的开口道:“季司墨你行啊,都这样了还大难不死。”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江祁景倒了杯酒,放在季司墨的面前。

三人看见季司墨平安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周寒梁还故作为难的叹气,“好在你醒的快,不然季氏集团的事情可要压得我连头都抬不起来了,我可真佩服你每天都能在这么高压的环境下工作。”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了。”江祁景看了一眼正在和女人腻腻歪歪的向明,调笑道:“难得今天能看见你,相亲结束了吗?”

“我靠!你怎么知道我去相亲了?!”向明差点把身边的女人会给他的酒喷出来,这种奇耻大辱他可没敢告诉任何人!

“现在整个文城都知道了。”

周寒梁懒洋洋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不如你就乖乖听你爸的话,早点收心吧。”

“哼,那可不行。”

向明气冲冲的又灌了一杯酒,自家老爸对他恨娶的事情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唯一不爽的就是今天相亲的时候碰上了个奇怪的女人,那个女人可是毁了他一整天的好心情。

“不说这个了,倒是季司墨,你可是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早结婚的,感觉怎么样?”

“你可以去试试。”

季司墨冷冷的说着。

“那还是算了吧。”向明摸了摸鼻子。

“我听说把你弄成那样的是安家的人?”江祁景状似不经意的问着。

“对对,我还听说季老夫人安排你们结婚了!天呐,如果不是季老夫人动作快一点,那个女人早就没有明天了。”

黑道少主向明不屑的撇撇嘴,敢动他的兄弟,那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季司墨看上去并不想谈论这件事情,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声后就没有下文了。

“我的天,你怎么跟以前没什么变化呢?”

向明不甘心的叫喊着,季司墨实在是太欠缺感情了。

江祁景有些忍俊不禁,“向明一直都在想着你醒后性格会不会变样呢。”

“电视机不都这么演的,醒来后失忆啊性格大变的。”向明说的头头是道。

“只怕别季司墨真的变热情了,说不定你还不习惯呢。”一旁的周寒梁插嘴道。

这句话令向明立马噤声,他想了想原本冷漠淡然的季司墨对自己热情的样子,连忙甩甩头,还是别了。

“不说这个了,走走走,难得见一面,我们飙车去,正好我买了几辆新的赛车。”

……

季家大宅里,安奈突然接到了徐曼的电话。

“过来一趟,我有东西给你。”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6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