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跟你那下贱妹妹一样垃圾!居然还上门来要钱!

跟你那下贱妹妹一样垃圾!居然还上门来要钱!

Bream酒吧。

陈航把车停好,刚下车就看见了自己的小姨子杨蓉蓉。

她穿了一身白色紧身连衣裙,勾勒出姣好的曲线,化了淡妆,美艳动人。

“蓉蓉,我来接你了。”

陈航向前走了两步,只是他腿脚不太方便,一瘸一拐的,有些吃力。

杨蓉蓉身后的小姐妹们看见他这副样子,纷纷笑得前仰后合。

“蓉蓉,这远远地看着我还以为是个乞丐呢,原来是你家的那个残废姐夫啊!”

“难怪蓉蓉每次提起他总是嫌弃!蓉蓉,你姐姐是怎么想的?怎么找个这样的……”

杨蓉蓉看见陈航废物的样子就烦,小姐妹的嘲笑声让她倍感没脸。

“还不快走!留在这儿被人笑话吗?不是让你在前面等我?怎么跑这儿来了?!听不懂人话吗?”杨蓉蓉厌恶地朝陈航吼道

陈航看见杨蓉蓉的脸色,连忙解释道:“前面不能停车,所以我就到门口接你了……”

“还说什么废话!嫌不够丢脸吗?”

陈航赶紧闭了嘴,开车回了家。

他入赘杨家已经快四年了,每天都被人呼来唤去,在家里还不如一条狗!

“妈,我回来了,这谁啊?”

刚一推开家门,杨蓉蓉就看见沙发上坐了一个穿得土里土气的女孩。

“还能是谁?那个残废的妹妹!”

王启芬眼里满是厌恶。

她对陈航这个一穷二白还残废的女婿向来看不上眼,如果不是自己瞎了眼的丈夫让这种废物上门,这种人怎么配的上她家?

杨蓉蓉嫌弃地看了一眼陈航妹妹,也懒得跟这种人浪费时间打招呼,径直回了房间。

“今天怎么过来了?”

陈航温柔地看着妹妹陈梦。

“哥哥,快开学了,我学费还没攒够……”

陈梦抬起头,手指紧紧的攥着衣角,脸颊通红。

“还差多少?没事,跟哥哥说。”

“还差两千……”

“直接打电话就可以了,还大老远跑一趟……”

陈航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老虎岳母。

果然,王启芬的脸已经沉了下去!

“你们家还要不要脸啊!这要饭都要到家里来了?!”

王启芬叉着腰指着陈梦骂,双眼几欲喷火。

“阿姨,这钱会还的,您别生气……”

“还?你拿什么还?出去卖?”

王启芬一脸的鄙夷和嫌恶。

“妈,说话别这么难听,这钱我有!我自己掏!”

陈航心里冒出来几分火气,欺辱他,他可以忍,但是他妹妹不行!

“你一个在我家吃软饭的残废,你有钱!?”

“我……”

“你什么你!你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你出去赚过一毛钱吗?”

“养你这个残废就算了!还想我们养你那一家子穷鬼?!”

“要不是我那不中用的老公瞎了眼让你上门,我的宝贝闺女也不用嫁给你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残废!?”

当着妹妹的面被岳母一顿数落,陈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的腿一开始是好的,只是刚入赘没多久就慢慢出了问题,走路都有些困难。

本来就备受冷眼的他就更加不受待见了!

“哥,学费的事我自己解决吧,我先走了。”

陈梦低着头,浓浓的鼻音,转身就跑了出去。

陈航不放心她,连忙追了上去。

因为腿脚不便,他出门就摔了一跤,坐在地上晕了好一会儿。

“真是个废物,跟你那下贱妹妹一样垃圾!居然还上门来要钱!”

王启芬冷笑,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你骂谁下贱?”

陈航忍无可忍的质问道。

王启芬吓了一跳,这几年陈航一直是任打任骂的,突然硬气起来还挺唬人的!

她马上就镇定下来,呵斥道:“怎么着?还想造反不成?有种就给我滚!滚了正好给别人腾地方!别再给我们家丢人现眼!”

走就走!

当了这么多年的狗也当够了!

陈航深吸了口气,赶紧出门找妹妹陈梦,只是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陈航看着茫茫人海,心里一片悲凉。

被赶出门,没学历,又是一个瘸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儿。

想到自己的老婆杨素素,虽然也不待见他,从没让他碰过一下,但是一想到就这么离开了,他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

摸了摸包里两百块私房钱,想着妹妹的学费,陈航心凉了又凉……

他怔了怔之后,拨通了那个曾经以为永远也不会打的电话。

接通后,陈航说了自己的名字具体位置,就直接挂掉了。

没过多久。

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不远处,一个穿得一丝不苟的老者带着众多随从朝陈航走来。

“少爷?!”

老者恭敬的站在陈航面前,激动地手都在发着颤。

真的是已经失踪了十年的少爷!

老者身后的仆人心中更是震惊。

谁能想到这么一副穷屌丝模样的年轻男人,就是京城顶级豪门的少爷!

“少爷,现在家里已经太平了,老爷吩咐我们一定要带您回家……您的继母早已对您构不成威胁,继弟也在几年前因为车祸死了,少爷,您现在是陈家唯一的继承人!诺大的家产都需要您来支撑……”

陈航摆了摆手,打断了他。

十年前,年幼的他因为继母的迫害被逼流亡到了这个城市。

如果不是后来陈梦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养父,收养了他,他早就饿死了!

那时候他的父亲在干什么?

抱着他的继弟和继母百般疼爱!不顾他的死活!

养父的恩情,哪怕是挫骨扬灰,他也要报答他!

而在一起生活了十年的陈梦,他早就把她当做了自己的亲妹妹。

至于京城那边……哪怕一回去就能享受滔天的富贵,他也不愿意!

“郑管家,你能不能先借我两千块给我。”

郑管家膝下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少爷!您莫要折煞老奴了!您是陈家唯一的继承人,只要您开口,两千亿都不是问题啊!”

郑管家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卡,递给他。

“少爷,这卡里有八千万!是老爷特地吩咐我们带给您的,您先用着!”

陈航也不客气,收下了。

“少爷,回家吧!”

陈航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因为妹妹的学费,他根本就不会联系郑管家!

“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告诉父亲,别来打扰我!”

陈航说完,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郑管家愣愣地看着陈航,少爷的腿竟然……瘸了?

“怎么办啊郑管家,少爷他不愿意回去……”

少爷不回去,他们怎么跟老爷交代啊!

郑管家叹了一口气,说:“只要少爷还肯联系我们就好……”

况且,他们也终于知道少爷在哪儿了。

……

陈航摸了摸兜里的卡,转身去了医院。

他腿的问题并不大,之前是没钱医治,现在这些问题都引刃而解。

初步治疗后他瘸得已经不是很明显,只要过几天,他的腿就跟常人一样了!

陈航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可他心却还是担心着妹妹陈梦。他知道她这个暑假在海天酒楼当服务员,就打了车过去。

才刚进酒店,他就听见了自己妹妹的名字。

怎么回事?

“陈梦!你居然在上班时间私自外出!”

“刘姐,快开学了,我去找我哥借点学费……”

刘姐冷哼一声,她是这家酒店的领班,一向看不惯陈梦。

一个到处勾引男人的贱货!

“出去!?你跟我请假了吗?你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陈梦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连忙跟她解释。

“刘姐,我也想跟你请假的,可是我找不到你,你的电话也关机了……”

“我可不管这些,你没请假就没请假!看你一副穷酸样!连学费都凑不齐。可真是个废物!”

刘姐趾高气扬地骂着陈梦,心里十分舒爽。

让你平时勾引人!收拾的就是你这种不要脸的婊子!

陈航见陈梦被人如此羞辱,冷声喝道。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欺负人家一小姑娘有意思吗!”

刘姐咬了咬牙。

这小浪蹄子可真是好本事,这眼睛都没转,又勾到一个!

她看着陈航一身的地摊货,笑出了声。

“你一个穷屌丝,学什么高富帅玩英雄救美!我可是她的领班!爱怎么骂她就怎么骂她,她就得受着!”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8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