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安省四大教师工会周四宣布,入禀法院挑战省府限制公务员薪酬升幅法案。

安省四大教师工会周四宣布,入禀法院挑战省府限制公务员薪酬升幅法案。

安省四大教师工会周四宣布,入禀法院挑战省府限制公务员薪酬升幅法案。
 
有华裔教师否认工会行动是为钱,质疑执政保守党不如做共产党;但也有华裔省议员回应,称教师工会的行动最终会露出真面目。
 
 
初中教师郭老师周四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估计这是工会的谈判筹码或招数。教师工会数年前,也曾入禀法院,挑战省府强制教师合约,取消病假。他认为,现时的诉讼,类似几年前的官司。
 
他认为,教师工会的法律行动,显示劳资谈判并非为加薪,反而是不满省府剥夺工会集体谈判权。省府已经限制薪酬升幅,增加班房平均人数及制定网上课程等,还有什么好谈判。他认为,工会应该有平等谈判权,本国人权宪章赋予劳资双方有自由谈判权利,省府立法就剥夺工会这个权利。
 
律师估计省府赢面不大
 
郭老师说:“它(省府)什么都立法,不如做共产党更好。”他认为,省府就算要平衡预算,也未必一定要限制教师薪酬升幅,可以借由加税等开源,或合并天主教及公校教育局去节流。
 
安省保守党省议员彭锦威表示,法案没剥夺任何谈判权。法案是希望让公务员能加薪,维持公共服务,但安省又面对庞大债务,因此作出量入为出的决定。省府没针对某一群人,而是希望公务员能与安省共渡时艰。他认为,教师工会的行动最终露出真面目,工会不断提及班房人数及网上课程,其实究竟是意指什么,由公众判断。
 
律师曾启荣认为,省府限制公务员薪酬升幅的法案违宪,剥削工会的集体谈判权,令谈判变得没意思。过往侵犯人权宪章的案例,都是要有重要的影响。他认为,省府限制薪酬升幅对谈判是重要影响,因此估计,省府赢面不大。
 
他又说,虽然省府面对庞大赤字,需要限制公务员薪酬升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以公众利益为由,凌驾集体谈判权;但若牵涉社会利益,要有很多其他数据去支持省府的理据,因为省府可以有其他方法处理,包括加税,或省议员减薪等。省府要作出平衡,不一定要为争取政治本钱去减税,而选择向某一群人开刀。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89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