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王大奎伸手把灯关了,就去了西屋。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王大奎伸手把灯关了,就去了西屋。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谢谢嫂子!”王鸣的那药十分有效,这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止住血了。

现在把用布包扎上,感觉顿时好多了,王鸣说话的气息也稳当了。

“都是自家人,谢啥呀!”刘月娥对王鸣的印象还是她结婚的时候,那时王鸣才十五,闹洞房没少被他折腾。

“月娥,你去西屋住,我陪着鸣子!”王大奎心里面还有些生气刚才被刘月娥奚落的事情,就没好气的说。

刘月娥撇撇嘴,就乖乖的去了西屋,反正是夏天,睡哪儿都一样。

“鸣子,你上炕上躺着,需要整啥,哥给你整!”王大奎把王鸣扶上炕。

王鸣也不客气,直接就躺在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被窝里:“表哥,你去陪嫂子去吧!我这没事儿,不用担心!”

“那怎么行?你受着伤呢!”王大奎不干。

“嘿嘿,这点小伤算什么?”王鸣嘿嘿一笑,对他来说,这点伤还真算不上事儿,这三年在外面比这重的伤都受过。

见王鸣虽然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可是精神头还不错,王大奎就放心下来。

寻思了下就说:“那也行,你要是有事儿,就叫我!能听见!”

“嗯!”王鸣疲惫的闭上眼睛,三年了,第一次回到家乡,睡上热炕头,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王大奎伸手把灯关了,就去了西屋。

西屋有张双人床,床边就是一只大立柜,装得都是平常他们穿的衣物什么的。

刘月娥正躺在床上生闷气,见王大奎进来了,就一翻身,背对着他。

“媳妇儿……”王大奎爬上床,从背后抱住刘月娥。手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说道:“鸣子不说我还真没发现,你这胸部还真变大了!”

“哼!”刘月娥扭了一下身子:“你表弟在东屋呢,能听见!”

“……”王大奎有些讪讪,就把身子紧紧的贴在刘月娥的后背上。“这两个月咱们杜家村这还真不太平了,这还没到半夜呢,就有人敢打劫!”

“哼,没准就是杜富贵那犊子玩意儿招来的!你……别乱动。”刘月娥被王大奎摸得有浑身都燥热起来。

“也不知道鸣子这次回来,还走不走了?”王大奎把玩着刘月娥。

“嗯哼……捏疼了,死鬼!唉,这孩子脾气太倔了,让大人操心。你看老叔和老婶儿这三年都老成啥样了,还不是担心担的?”刘月娥低声的说,这几年王大奎在寻找王鸣的事情上没少花钱,她肚子里能没有怨气吗。

“鸣子从小就这样,脾气倔又要强!唉,当年老叔就是骂了他几句,说什么烂泥扶不上墙啥的!结果这小子就离家出走,唉!”王大奎叹口气说。

刘月娥没吱声,关于王鸣离家出走的事情,她早就听得耳朵出茧子了。

王大奎见她不理自己,心里有些不高兴,就把她脱了。

“媳妇儿,你这又宣呼又滑溜,真好!”王大奎摸着,嘴里念叨着。

“嗯……”刘月娥忍不住嗯了一声,王大奎虽然比较容易疲软,不过勉强还能对付,尤其是刚开始,还是比较有感觉的。

“你轻点,别叫鸣子听见了!”刘月娥配合着王大奎。

“喔……别整那么快,要不……要不一会儿……”王大奎故意快速动了几下,把刘月娥整得顿时来了感觉。

王鸣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默默的想着:“爸妈,我这次回来,就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好好孝敬你们的!”

喔喔喔!

天色还没亮,村子里的大公鸡们就开始准时的报点了。。

杜家村在一夜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王大奎自幼就习惯公鸡打鸣就起床,这时候他已经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推了一把刘月娥:“媳妇儿,天亮了,快起来!”

“嗯……”昨晚王鸣回来,折腾了半天,然后又被王大奎捣弄了一会儿,刘月娥根本就没怎么睡觉。被王大奎这么一叫,就慵懒的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继续睡觉。

“这个懒娘们!”王大奎骂了一句,也不管她,下了床去东屋。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见王鸣也没有醒,还小声的打着呼噜,睡得很香。

王大奎摇摇头,就转身出门,扛起放在门旁的锄头,打算去地里把杂草处理一下。

村子里的人在夏季都喜欢起早去地里干活儿,等太阳升起来了,就回家歇着,要不然那毒辣辣的太阳着实让人受不了。

王大奎把门锁好,就上地了。

刘月娥感觉到一阵的尿急,就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出去,在厕所里放了一通水。

然后打着哈欠回屋,可是却没有去西屋,而是推门进了东屋。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92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