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他的手指向下探去*看得不是很真切,

他的手指向下探去*看得不是很真切,

天刚蒙蒙亮,看得不是很真切,朦胧的看到炕上躺着个人,就嘀咕着说了一句:“懒鬼,晚上不睡觉瞎折腾,早上不起来上地!”

她一面说着一面就摸索着爬上炕,躺在那人旁边继续睡觉。

王鸣因为身上有伤,又是在自己哥哥家,所以睡得很踏实,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躺了一个人。

这要是放在以往,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过去的三年里,王鸣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时每刻,精神都处在高度紧张状态。因为他所处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常人可以理解和接触的世界,和这祥和宁静的小乡村完全是天壤之别。

“呼……”睡了一会儿,刘月娥就翻了个身,一只手一只脚搭在了王鸣的身上。

她现在身上就穿着一条蕾丝的红色内裤,这还是有次她去城里,表妹送的。

至于上身,干脆就什么都没穿。这不是她的习惯,而是王大奎喜欢摸着她胸前的那两只肉球睡觉。

感觉到身上忽然有些沉重,王鸣终于从沉睡中清醒了过来,心头一跳,暗叫一声不好,自己睡得实在太沉了。

想到这里,他猛然的睁眼,看到周围的环境,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是在表哥家里。

可是,身上的手脚是谁的呢?王鸣转头看了一眼,顿时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了刘月娥恬静的脸颊和胸前。

“搞什么?”王鸣吓了一跳,就想要起身。

没想到刘月娥却把身子贴了过来,嘴里嘟囔着:“懒鬼,今天就别上地了,折腾了一宿,好好歇歇!”

王鸣一阵无语,感情她这个表嫂子把他当作王大奎了。

他不敢出声,要是刘月娥这会儿醒了,那该多尴尬?

“嗯……”刘月娥又把头往王鸣的怀里拱了拱,本来搂在王鸣腰上的那只手居然不老实的向下。

“死鬼,一大早的就这样……”刘月娥闭着眼睛说。

“天啊……”王鸣现在简直要抓狂了,这个表嫂子在搞什么?昨晚被表哥折腾的大呼小叫,才过去两三个小时,竟然还要?

他看了看刘月娥俊俏的脸颊,心头不禁一阵的狂跳。

当年王大奎结婚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夸他娶了个俊俏的媳妇儿,脸盘靓,胸大腰细屁股圆,到哪儿都能拿得出手。

当时把王鸣也羡慕的够呛,甚至有些夜里做梦都想着和表嫂子发生点什么,是他幻想得对象。

虽然过去了好几年了,他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但是有时想起来,仍旧不觉会心的一笑。哪个少年,没有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呢?

“别乱动!”王鸣想要挪开,可是却被刘月娥抓住那里不放。

当然,他有上百种方法可以叫刘月娥松手,甚至不会醒过来,不过他暂时还不想这么做,毕竟这是他的嫂子嘛。

刘月娥半睡半醒的,也没睁开眼看身边的人,反正这是自己家里,除了王大奎怎么还能有别的男人呢?她倒是稀里糊涂的把昨晚王鸣来了的事情给忘在了脑后。

她觉得隔着裤子摸得不够真切,就松开手又从王鸣的裤腰处伸了进去。

王鸣穿的是运动服,没有腰带,裤子上就是一根有弹性的细绳子。刘月娥的手轻易的就伸了进去。

“咦?”刘月娥迷糊中忽然发出一声惊讶,“怎么会变得这么大了?”

刘月娥呀了一声,忽然睁开眼睛,借着微亮的晨光就看见一张虽然很普通,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股凌人气息的脸颊。

脸的主人正一脸苦笑的看着她。

“鸣子?”刘月娥一时间脑袋短路,接着就想起昨晚的事情来。

“哎呀,羞死人啦!”刘月娥顿时把脸捂住,背过身去,脸红得像烙铁,心儿砰砰的狂跳着。

一只小手上,还残留着王鸣那根巨大的感觉。

王鸣也是尴尬无比,费力的爬起来,向炕的一侧挪过去,然后背靠在墙壁上,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幸好现在天刚亮,王大奎又不在家,要不然这事儿还真没法说。

“你…你怎么跑我屋来了?”刘月娥羞涩得面红耳赤,嗔怒的问。

“呃……昨晚是表哥让我睡在这里的!”王鸣一阵的无奈,看着刘月娥光滑白皙的后背,沿着那背部向下,就是纤细的腰肢,然后才是丰满圆润的臀部,圆溜溜的就像一块磨盘,看得王鸣心肝一阵砰砰狂跳。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93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