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对付这些小地痞,王鸣还绰绰有余。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对付这些小地痞,王鸣还绰绰有余。

杜老边脸颊抽搐了一下,他当村长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合同可是有法律效应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头几天费尽口舌的把合同从王老蔫手里给哄骗出来,真要是把合同还回去,树地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见杜老边一脸的犹豫,王鸣冷哼一声:“看来,你也没有什么诚意嘛!那就算了,嘿嘿,我刚才可是拿手机把你们俩说的话都录下来了,明天就拿广播去播!”

王黑牛媳妇田倩听了,顿时花容失色,也顾不得羞涩,抱住杜老边的胳膊直摇:“老边叔,这事可不能叫我家黑牛知道啊!要不然,他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啊!”

想起王黑牛那股子狠劲,田倩就浑身都发颤,开始后悔和这老东西出来鬼混了,图他头几天送给自己的一条金链子。

“算你狠!不过,合同在村大队的办公室里,你明天来拿吧!”杜老边咬咬牙,王黑牛他到是不怕,只是这事儿要传出去,他这个村长就不好当了,他在县里当官的外甥到时候也帮不了他。

“嘿嘿,那我可就信你的话了!要是明天看不到合同,我就把手机里的录音拿出来给大家听!”王鸣也不想把杜老边逼得太急,就笑眯眯的说:“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继续!”

王鸣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小王八羔子,老子非得整死你不可!”杜老边气得一脚踢在炕墙上。

“哎呦,痛死我了!”接着,杜老边又是一声惨叫,他这炕墙可是用最好的红砖砌的,结实着呢。

王鸣没有返回县里,毕竟这都是大半夜了,也打不到车,而且路上也安全。

再说有王大奎夫妇在医院照看,他也不用太担心。

回到家他就去了自己的房间,王鸣家是三间房,东屋一间,西屋两间,东西屋开两个门。

以前都是王鸣小的时候,都是和姐姐在西屋住,一人一间。

现在他姐王悦在外面念书,西屋就剩下他一个人,摆设什么的都没动,和三年前一个模样。

王鸣坐在属于自己的那张床上,心里面感觉到异常的舒服和踏实,尤其是像他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更加知道这份安稳的可贵。

在自己房间里呆了一会儿,他又去王悦的房间看看,想起下午的时候,王老蔫没事儿了,杜二喜就忙不迭的给他姐王悦去了电话,告诉她王鸣回家来了。

王鸣离家出走,对于他们这个平常的家庭来说,冲击太大了。就是在外念书的王悦也一直都担心着王鸣,听到他回家了,还赚了不少钱,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因为现在已经是八月末了,王悦头几天刚刚走,所在的大学离家又太远,姐弟两想要见面,只能等国庆或者寒假。

不过王鸣在电话里悄悄的把王悦的银行卡号要了过来,打算国庆之前给她打过点钱去,叫她坐飞机回来。

说实话,他也同样很惦记着自己的姐姐。

看着床头柜上摆放着王悦的照片,王鸣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看来这两年王悦越来越漂亮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王鸣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大门外一阵的吵闹声。

“王鸣,你个小犊子,给老子滚出来!”

“王鸣,你欠钱不还,赶紧他麻痹的出来!”

“……”

王鸣呼的起床,穿了衣服出去。

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干巴瘦小麻杆了,鼓腾腾的肌肉即便在衣服的掩盖下也丝毫难以掩盖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大门外不少围观的乡亲们顿时都感觉到眼前一亮,这还是头几年离家出走,又黑又瘦的王鸣吗?

只见大门外停着几辆破捷达,六七个手持棍棒,穿着黑背心的青年正大呼小叫,却没敢冲进院子里。

“一大早上的,在我们家门口瞎叫唤啥?”王鸣扫了那些黑背心一眼,心里面已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估计是杜老边找的人。看来这老家伙还跟小混混们有关系,怪不得在村子里敢这么牛b。

那几个黑背心的小混子一看正主出来了,就更加欢实了。

其中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头头的家伙,拿着手中的钢管指着王鸣大声说:“小崽子,你就是王鸣?”

王鸣挠挠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家伙,然后点点头:“我就是!”

“那就妥了!还他妈的等啥,给我揍……”小头目一笑,向后退了一步,就要示意手下那些人动手。

可是就在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眼前一花,王鸣竟然跟了过来,而且同时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使他发出一声惨叫,却又不敢挣扎。

“哎呀妈呀,疼死我了……揍他揍他!”小头目杀猪似的大叫起来。

顿时,那七八个黑背心哗啦啦一下上来,拿着钢管木棍就砸了过来。

群殴向来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嘛!

可是接下来就听见二连三的响起了惨叫声,扑到跟前的黑背心一个个都捂着小肚子蹲在地上,脸色惨白,至于手里的家伙事儿早就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对付这些小地痞,王鸣还绰绰有余。

“呵呵,看来你还没有感觉到疼!”王鸣呵呵一笑,揪住那小头目耳朵的手忽然间一扭。

“哎呀呀,哎呀,疼死了疼死了,大哥饶命啊!”小头目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生准则,立刻讨饶。

他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已经和脑袋分离了一半,眼前的这位猛人只要在一用力,就彻底分居了。

分居的滋味那是很痛苦地!

王鸣摇摇头,这些小混子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一碟菜,打他们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他把手一松,抬腿就是一脚,踹在小头目的肚子上,然后啧啧的说:“当老大的,就要和小弟同甘共苦,这一脚是免费送你的!”

小头目只感觉到肠子都快被踹出来了,心里面把请他们来的杜富贵祖宗八代的骂了个遍。

围观的乡亲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打架啊!简直跟拍电影似的。

三年不见,王鸣竟然变成打架高手了,这也太夸张了。

他们还记着王鸣上初中的时候,经常挨打,总挨欺负。现在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行了,一大早也不让睡个好觉,都赶紧滚蛋吧!”王鸣拍拍手,对这些小混子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还不如回来那天晚上碰到两个打劫的厉害呢!

那小头目如获大赦,也顾不上肚子疼,掉头就走,钻进车里一溜烟似的没了影子。

………

杜富贵正趴在一个小妞肚皮努力耕耘,把小妞的肉球都快捏爆炸了,这时候电话响了,就嘟囔接起来。

“杜二癞子,老子跟你没完,你他妈叫我们打的是什么人?哎呦!”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

“呃……大顺哥,到底咋地了?”杜富贵满脑袋问号。

“草泥马,你说咋地了?那主不好惹……坑死我们了!麻痹,赶紧给我报销医药费!”

“呃……”

杜富贵挂了电话,咋寻思咋不是味儿,麻痹这是咋回事啊?王鸣那小兔崽子还能打过七八个人?

“老边叔,我是富贵,我找的人叫王鸣给打了!”杜富贵被大顺哥骂得狗血淋头,还叫他赔医药费。他一肚子气,就给杜老边打电话想发发牢骚,要个人情。

“我知道了,你说你找得都是什么人啊!?啊?一个个看起来牛逼哄哄的,结果被人家一脚一个,差不点都踢阳—痿了。”杜老边气得不行,又是把王富贵一通臭骂。

就这么屁大工夫,村子里面都传遍了。

”我……“杜富贵本来还打算找杜老边发点牢骚,结果又被骂了一顿,支吾了半天没整出个屁来,就悻悻的把电话怪了。

“二爷,看你气得,妹子给消消火!”刚才正被杜富贵干得舒服的小妞爬起来,就把头埋在杜富贵的肚皮下面……

“麻痹……”杜富贵骂了一句,伸手在小妞垂着的两只肉球上抓了一把,就闭着眼睛享受起来,心里头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王鸣那小子咋就变得厉害了呢?

杜老边更是闹心,这不正在自己的葡萄架下来过走着,担心王鸣找上门来。

连社会上的小混子都整不过他,万一要是来了,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就更经不住折腾了。

万一王鸣虎劲儿一上来,也照他小肚子给一脚,那以后……一想起心就突突。

“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去找那小兔崽子!”杜老边把心一横,就背着手出门,直接去王鸣家了。

可是到了王鸣家门口,发现大门锁着,向邻居一问,王鸣去县里了。

“不会是他也去找人来收拾我吧?”杜老边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村子里没人敢招惹他!可是一想起王鸣一对七八个的狠劲儿,心里还是慌得不行。只能等着王鸣回来,赶紧去示好,先把这小子稳住了再说,以后再想法儿对付他。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93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