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岳 两条雪白大长腿扛在肩上/再有点心血不足,

岳 两条雪白大长腿扛在肩上/再有点心血不足,

王老蔫就是被气晕的,再有点心血不足,在医院住了一宿没啥事儿,第二天中午就出院了。。

王鸣雇了一辆松花江把父母还有王大奎夫妇一起拉回了村子。

车子刚在大门口挺稳,杜老边就连跑带颠儿的来了。

“鸣子,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你咋没去找老边叔呢?”杜老边一脸堆笑的说,绿豆小眼却忍不住在刘月娥身上扫了一下。至于被搀扶下来的王老蔫,他压根就假装没看见。

“是老边叔啊!”王鸣笑眯眯的看着他,说了一句之后,就不出声了。

王老蔫老俩口都是一脸的气愤,没想到这杜老边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杜二喜忍不住要说话,却被王鸣悄悄的拉住。

“老边叔,你给我老叔都气昏过去了,还来干啥?”王大奎却不管那些,眼珠子瞪溜圆的说。

“大奎,我找鸣子有事儿!”杜老边虽然也怕王大奎那一身肌肉,可是他没招他没惹他,他也不敢就动手揍他。

“哼……”王大奎一听,就要动手。刘月娥在一边赶紧拉住他,怕他惹事。

王鸣拍了一下他肩头:“哥,你陪我爸妈进屋,我和他说!”

“哼!”王大奎哼了一声,和刘月娥就搀扶着王老蔫老俩口进屋。

“老边叔,合同带来了?”王鸣开门见山,盯着杜老边说。

杜老边有点发怵,赶紧从衣兜里把叠得皱皱巴巴的一张纸拿了出来递给王鸣。

王鸣接过来看了一下,确实是他家承包树地的合同,上面还有王老蔫那歪歪扭扭的签名。

“怎么样?老边叔我守信用吧?”杜老边笑呵呵说道。

 

“嗯,让老边叔费心了!”王鸣微笑着把合同收了起来塞给他:“老边叔,我鸣子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这树地我们家还得承包,你可得多费心了,晚上我去你家窜门!”

“行,那我叫你婶子炒几个小菜,咱们爷俩喝几盅!”杜老边不知道王鸣还想咋地,又不敢说不让他去,就点头说。

“那行,我就不送你了!”

杜老边背着手离开,王鸣笑眯眯的把大门关上,转身回屋。

“鸣子,那个老王八犊子来干啥?”王大奎正坐在炕沿边上陪着王老蔫唠嗑,见王鸣回了就问。

“没啥事儿,就是把合同给咱们送回来了!”王鸣笑嘻嘻的从兜里把合同掏出来,递给杜二喜:“妈,这把你经管着,杜老边要是再琢磨咱家树地的事儿,咱们就去法院高他去!”

杜二喜一脸惊喜的接过合同,白了一眼同样满脸不可思议的王老蔫:“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还说儿子没本事?”

王老蔫哼了一声,闷声说:“小兔崽子,你咋把合同整回来的?”

“也没啥,就是找杜老边唠唠嗑,他就答应给咱们送回来了!这不,晚上还叫我去他家喝酒呢?”王鸣笑着说。

屋里几个人都看着他发愣,心里想,这个杜老边,不会是抽风了吧!

到了晚上,王鸣就去村子里的小卖店买了两瓶酒,一摇三晃的去了杜老边家。

刚一进门,就看见葡萄架下杜老边正和长着一脸横肉的杜富贵在那儿说话。

“老边叔,富贵哥,都在呢啊!”王鸣笑嘻嘻的走过去,顺手把两瓶酒放在小几上:“我拿了两瓶酒,今晚老边叔咱们爷俩可得好好喝点!”

杜富贵听了王鸣的话,顿时一愣,转头看了看杜老边,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老边叔,你这是啥意思?”

杜老边没寻思王鸣能来的这么巧,而且一进门就显得和自己十分的亲近,现在被杜富贵这么一问,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道:“富贵,那啥,你先回去,一会儿叔给你打电话!”

杜富贵哼了一下,扭头就走,到了大门口还特意呸了一声,杜老边只当看不见。

王鸣却不管那些,一屁股坐在杜老边身边的藤椅上:“老边叔,我婶子回家了?”

“呃……那个啥,下午回来了,正在后屋炒菜呢!”杜老边心里这个气,你这小子明摆着就是拿话暗示他昨天晚上的事情。

“哎呦,这不是鸣子吗?我听你叔说了,你昨天才回来的?”说话工夫,屋里面走出个风韵犹存的娘们来,正是杜老边后找的媳妇陈兰芳,今天才三十二。

陈兰芳保养得挺好,皮肤白白净净的,胸大屁股大,腰却细得风都吹折了,一走起路,屁股就扭来扭去,婀娜多姿。

尤其是她长了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总是带着一股子春意,勾得人魂儿都飞了。

“这个骚娘们,不定给杜老边带了多少绿帽子呢!”王鸣心里暗暗琢磨。

“你咋这么看着婶子呢?”陈兰芳见王鸣愣愣的看着自己,就笑着凑过去:“鸣子,这几年不见,你可长大了啊!”

她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的余光在王鸣的身上扫了一眼。

“哼……”杜老边老脸有点挂不住,这个骚娘们,当着他的面都这么不检点。

“呵呵……”王鸣挠挠头,赶紧收回了目光。

陈兰芳撇撇嘴:“老边,饭菜整好了,你们是在这儿喝呢?还是去屋里?”

“就在这儿吧,还凉快!”杜老边说道。

“行,那你们等着,我去搬桌子!”陈兰芳扭着屁股进屋。

“婶子,我帮你!”王鸣被陈兰芳的眼神逗得心里发痒,就赶紧起身跟过去。

“哎呦,那咋好意思,你是客人!”陈兰芳客气一句,由着王鸣跟在身后。

饭桌就放在厨房里,是折叠的,轻得跟块泡沫似的,王鸣一只手就拿着往出走。

“等会,婶子把桌面擦擦!”陈兰芳拉了一下王鸣的衣服,手里拿着块抹布在桌面上胡乱的擦了几下,然后故意一转身,把自己屁股在王鸣的身上蹭了一下。

王鸣的身体像触电一样,瞬间精神起来。

陈兰芳抿嘴一笑,低声说:“我就说嘛,几年不见,长大了嘛!”

“骚娘们!”王鸣心里骂了一句,提着桌子出去。

陈兰芳嘻嘻一笑:“这个小家伙儿,还假正经,以为我看不出来咋地,就盯着老娘的身上看!”

陈兰芳的手艺还不错,几道家常菜做得是色香味俱全。

三人在葡萄架下边吃边聊,王鸣不断的给杜老边倒酒,说着道谢的话。

杜老边其实酒量也不咋的,喝几杯就有点晕头转向了,他心里对王鸣其实没多大的仇,主要还是因为树地和被王鸣捉奸的事情。

这会儿见王鸣能说会道,马屁拍得乱响,心里就不禁想,这小子几年不见,还真他妈的出息多了。

看喝得差不多了,王鸣就从衣兜里翻出一千块钱来,往杜老边面前一放:“老边叔,你看我家承包的树地的事儿,你可还得费费心啊!”

他虽然拿了合同,可是这事儿只要杜老边不松口,就不算完。不管咋地,还得人家这个村长点头才成。

杜老边撇了一眼桌上的钱,心说,这小子还挺上道,就假意的推辞:“鸣子,你这是干啥?树地的事儿好说,钱你拿回去,你把你叔当啥人了?”

“呵呵呵,这是我家的一点意思……来来,老边叔,喝酒喝酒!”王鸣呵呵一笑,赶紧给杜老边倒酒。

又是几杯酒下肚,杜老边已经烂醉如泥了,说了两句不着边际的话,就从椅子上出溜下去。

“看把你叔喝的……这老东西,自己半斤八两不知道,就知道逞能!”陈兰芳把杜老边搀扶起来:“鸣子,我把送屋里去,一会儿婶子陪你喝!”

“好啊!”王鸣望着陈兰芳扭动的大屁股说,这一顿饭,陈兰芳隔三差五的就拿脚踢踢王鸣,要不就是故意把手和王鸣的手挨一下,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嘿嘿,主动送上门的,老子要是不上就是傻蛋!”王鸣眯缝着眼睛抿口酒,面对刘月娥他可以克制,因为那是他嫂子。可是面对杜老边这个年轻又风骚的小媳妇,他可没有什么顾忌,不干白不干。

陈兰芳在屋里面整了半天才出来,竟然换了一身浅粉色的睡裙,衬着她白嫩的皮肤,顿时又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尤其是那浅粉色的睡裙还是半透明的,借着葡萄架的灯光,隐约能够看见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

王鸣看得小心肝儿一阵乱跳,身上的血液逆流而上。

陈兰芳火辣辣的看着王鸣,走到他跟前转了一圈:“婶子好看不?”

“……”王鸣没说话,咽了口吐沫,伸手就去抓。

陈兰芳却呵呵一笑,一闪身避开,几步走到院门前,然后转身白了王鸣一眼:“你就不怕左邻右舍的看见?”

说着,她把大门锁了,背靠在大门上,把睡裙的下摆掀起一块,露出圆实雪白的大腿来。

王鸣站起身来嘀咕了一句,几步冲到跟前,一把将陈兰芳横着抱了起来,就要进屋。

“烦人,屋里面都是那老东西的酒味,咱们就在外面吧!反正现在天都黑了……”刚被王鸣抱起,陈兰芳就感觉到被顶着,不禁荡漾了起来。

“没问题……”王鸣也不想去屋里整,有杜老边在旁边太别扭,就把陈兰芳抱到葡萄架跟前靠近窗户的一个刚过膝盖的小水泥墙前。然后让陈兰芳趴在上面,一下子把她的睡裙掀起。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93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