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粗大浓稠硕大紫黑青筋紫白浊*更何况身强力壮的王大奎呢!

粗大浓稠硕大紫黑青筋紫白浊*更何况身强力壮的王大奎呢!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大觉,王鸣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就到院子里锻炼。

想起昨晚陈兰芳那风骚样,王鸣不禁苦笑摇头,三十如狼四十如狼,陈兰芳正是虎狼之年,看来杜老边根本就满足不了她,以后还得自己多多关照的好。

“鸣子,你咋起这么早呢?”杜二喜也刚起来,看见儿子昨晚后半夜才回来,又这么早就起来,就披着衣服出来关心的问。

“睡不着,起来锻炼锻炼!”王鸣笑呵呵的说,心里面暖乎乎的。

“哼,有那工夫,还不如整整园子,浇点水啥的,你会练个球!”王老蔫也起了,推开门嘟囔着。

王鸣一笑,这才是家的感觉嘛!他在外面给人家当了两年的高级保镖,也没被人这么关心过。

“小兔崽子……”王老蔫骂了一句,就和杜二喜进园子里干活。

村里面的人大多天一亮就起来,即便是农闲的时候,也不例外,毕竟家家的园子都不小,浇浇水,上上粪什么的,活儿不少。

王鸣随便练了几下,就跑进园子里帮忙。

“鸣子,这回你回来,就安心的在家里帮你爸把大棚子整好,等你姐毕业了,咱们攒两年钱,就给你去娶个媳妇!”杜二喜一面摘着豆角一面说。

“嗯,我听你们的!”王鸣点头答应,能哄着老俩口开心,他也高兴。

“这就对了,外头有啥好?还不如咱们农村呢?你看县里面那些姑娘家家的,一个个画得跟妖精似的,娶回来也干不了活儿!”杜二喜嘟囔着说。

“嘿嘿……”王鸣陪笑。

“一大早,这嘴就闲不住!”王老蔫听得烦就骂道。

“你能,半天整不出个屁来……”杜二喜可不容劲,顿时骂回去。

王老蔫顿时蔫吧了,闷头蹲在种白菜的垄沟里拔草。

吃过早饭之后,王鸣正帮着杜二喜收拾碗筷,刘月娥就来了,胳膊上还挎着一只篮子。

“老婶,我给鸣子拿几个鸡蛋!”进屋之后,刘月娥就把篮子放在一边说。

“月娥啊,你这是干啥,都是自己人,咋还这么客气呢!”杜二喜客气的说。

王鸣看了一眼刘月娥,微微一笑的问:“嫂子,我哥在家呢吗?”

“他啊,吃完饭就走了,昨天早上的事儿我们都听说了,你哥说他去县里打听打听,那伙人是什么来头!”刘月娥有点不敢看王鸣的目光,想起前天早上的糗事,她的小心肝还砰砰的乱跳。

“哦!”王鸣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担心,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本来就不好惹。王大奎又是火爆的脾气,万一出点啥事儿可就麻烦了。

寻思了一下,王鸣就说:“嫂子,你给我哥打个电话,嘱咐他几句,可千万别招惹那些人!”

“他出门的时候我早就嘱咐过了!”刘月娥似乎有些担心起来,不过她听说王鸣都没怎么动手,就把那些小混子打得屁滚尿流,心里又踏实起来。

王鸣都打得过那些人,更何况身强力壮的王大奎呢!

又坐了一会儿,眼看七点多,刘月娥就站起身说:“鸣子,你跟嫂子出去,有点事儿!”

“啊…”王鸣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找自己什么事儿,不会是……他有点邪恶的想。

两人一前一后从家里出来,王鸣好奇的问:“嫂子,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刘月娥脸色有些发红,垂着头说:“昨天我医院里买了点纱布,你去我家我给你换药!你要是去村里的诊所,你爸妈他们肯定知道。”

“……原来是这事儿!”王鸣不禁暗中一笑,看来是自己想邪恶了。

两人从村子里大路往王大奎家走,路上遇见不少村里的人,大家望着王鸣的眼神都有点畏惧。

连社会上小混子都敢揍,还一个打十几个,王老蔫家出了这么一个牛叉的人,谁不害怕?

尤其是以前欺负过王老蔫两口子的,心里头都直打突突,真怕王鸣跑过来也一把揪住自己的耳朵,撕个大口子。

“嘿嘿,鸣子,这次你可出名了!”刘月娥笑眯眯的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以后恐怕没哪个姑娘愿意嫁给我了!”王鸣开玩笑说。

“我看才不是,不定有多少姑娘从今天起都为你动心呢?”刘月娥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红,脑海里居然浮想翩翩

“哎呀,我在想什么啊?他可是大奎的表弟!”刘月娥只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发烧,心儿砰砰的乱跳,为自己这么无耻感到无比的害羞。

到了王大奎家,刘月娥打开大门,两人进了屋。

刘月娥就去拿纱布和白酒,王鸣也不避讳,就把上衣脱了,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来,尤其是小腹上的肌肉,棱角分明,充满了力量。

只是,在这些健美的肌肉上,留有不少的疤痕,纵横交错,看起来有点渗人。甚至,还有一些圆形的伤口,结成了像环形山似的疤痕,更增添了一丝狰狞。

刘月娥拿着纱布和白酒回来,看到王鸣身上的疤痕,心里没来由的一痛,忍不住说:“鸣子,你怎么满身都是伤呢?”

王鸣呵呵一笑,并不答话,伸手将裹住胸口的绷带解开,要自己取下来。

“还是我来帮你整吧!”刘月娥赶紧上前,小心翼翼的帮着王鸣把绷带解开。

因为绷带在王鸣身上缠了好几圈,刘月娥就得伸着胳膊到后面去,避免不了的胸部就靠近了王鸣的脸。

王鸣深吸一口气,鼻子里隐约能够闻到刘月娥身上的一股淡淡的香味。

“没穿胸罩!”王鸣的心突的一跳,刘月娥曾经是他臆想的对象,不知道多少次闭着眼睛幻想着她是自己梦中情人呢

刘月娥感觉到胸脯上一阵阵的热气扑过来,脸上一红,才想到自己的胸部这会儿就在王鸣的面前,只要稍微动一动,就会贴上。

她脸上像着火了似的,鬼使神差的不经意的往上一倾,上身就贴到了王鸣的脸上。

她的心砰砰的乱跳着,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又怕王鸣推开她,那她的脸就没地方搁了。

王鸣被吓了一跳,感觉到贴在自己脸上的柔软和弹性,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嘴里叫了一声嫂子,就没有了下文。

他隐约能够闻道刘月娥身上带着的那股子香味,使他有些发晕。

他一双手忍不住抬起,伸到刘月娥的身后,捧住她的身体往怀里用力的一抱。

不但使刘月娥身体和自己贴得更紧,就是她平坦的胸腹都也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甚至,他能感觉到刘月娥小肚子那里,一片的火热。

“嫂子……”王鸣低低的叫着。

“鸣子……”刘月娥大口喘着气,我这是咋地了,他可是大奎的弟弟啊!我在干啥呢?

刘月娥一阵的心慌,赶紧挣开王鸣的手臂,捂着脸背过身子。

“嫂子……”王鸣有种失落的感觉,可是又不能做什么。她可是大奎的媳妇,自己的嫂子,不是陈兰芳那样的娘们可以比的。

过了半天,刘月娥才红着脸转过身,抿嘴一笑:“不许出去乱说!”

“不敢说!”王鸣赶紧的说。

“我给换药吧!”刘月娥定了定神色说道。

“行了,换好了!”等把伤口重新包扎好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王鸣尴尬的一笑,赶紧就把衣服穿好。他这个嫂子虽然就是个农家姑娘,可是对男人的杀伤力丝毫不比城里那些时髦的姑娘差,尤其是天然的白皙肌肤,也不是昂贵的化妆品能够比拟的。

“那啥,嫂子,谢谢你帮我换药,没啥事儿我就回去了!”王鸣感觉在这么呆下去,非得出事不可,就打算赶紧开溜。

刘月娥没说话,其实她很想和王鸣多呆一会儿,哪怕是不说话也成。

可是她心里很矛盾,这种暧昧的感觉叫她有种罪恶感,心底就觉得对不住王大奎。

见刘月娥没有吭声,王鸣也不好起身就走,一时间有点尴尬。

过了半晌,刘月娥忽然幽幽的一叹,轻声的说:“你回吧!以后,要是有个伤痛的,嫂子还帮你……”

“呵呵,这么一来,你不是成了大夫吗?”王鸣轻松的一笑,起身离开。

透过窗户,看着王鸣走出院门,刘月娥又是长长的叹口气,摸摸自己发烧的脸颊,轻声嘀咕着:“我这是在干啥呢?我真不要脸啊!”

王鸣回头看了看刚才被自己关紧的王大奎的大门,心中油然的升起一股惆怅来,若有所失的感觉。

叮铃铃~

这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只见一个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蓝色超短热裤的年轻女孩儿骑着一辆山地车风驰电掣的从他身边而过,一双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发晕。

“这谁家的姑娘啊,还挺时尚的!”王鸣望着远去的自行车女孩儿随风飘起的长发,不禁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穿着这么前卫时尚,就算在这个年头的乡村也是不多见的。

“前面的是鸣子吗?”王鸣正望着女孩儿的背影猜测,身后再次响起一个声音来,充满了惊喜和意外。

“呃……”王鸣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顿时也是一阵大喜。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93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