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男朋友把冰块放进我下面 255章我当伴娘的遭遇

男朋友把冰块放进我下面 255章我当伴娘的遭遇

夹皮沟村一直让县委很头疼。

一连派去三个第一书记都被彪悍的村民赶跑了,这回是派去第四个村书记。

“妹妹你躺床上,哥哥我身上睡,进进出出身上荡悠悠……”星期天,贾鱼口中哼着荤调子,骑着二手摩托车突突突的奔夹皮沟村走马上任。

正走到半路电话响了,贾鱼停下摩托车,问:“谁呀?”

“是夹皮沟村的贾鱼书记吧?我是夹皮沟镇的镇党委秘书,通知你一下,先到我们镇党委报道。”话筒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甜美中带着一丝冷漠。

这声音咋这么冷?莫非是个性冷淡?

贾鱼暗自嘀咕,嘴上却说:“好吧,我这就过去,对了,你是镇党委秘书,你叫啥名啊?”

“我叫张宁,你赶紧来报道吧。”张宁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根本不和贾鱼多说。

“擦,这小娘子脾气挺撅啊!”贾鱼轻笑,再次发动摩托车。

夹皮沟镇下属两个乡,十四个自然村,镇政府是两层白色的小楼,一楼办公,二楼为宿舍。

贾鱼骑着小摩托车突突突的进了大院,心想这地方真穷啊,连个看收发的都没有。

一楼办公区空荡荡的没人,贾鱼直接上了二楼,正见走廊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大屁股女孩儿往前走着,听见脚步声,女孩儿回过头来。

这女孩儿肤色白嫩,单眼皮,但眼睛却很漂亮,穿着浅绿衬衫,隐约能看见里面黑色的里衣,包裹着白花花的肉球,浅蓝色的牛仔裤,勾画出窈窕的身材,看的贾鱼眼睛都直了。

女孩儿面色冷漠,冷冷的目光看着贾鱼,带着质疑问:“你谁?”

“呃……你就是张宁吧?刚才咱俩通过电话的,我叫贾鱼,你好,你好!”贾鱼舔脸笑着,双手伸过去要握手,整个楼就这一个人,肯定就是刚才那个‘性冷淡’的镇政府秘书了。

张宁两眼眯缝着,把手背到背后,疑惑的看着贾鱼:“你就是贾鱼?没搞错吧?你才多大啊?”

差不多十八九岁的大男孩,这应该是个高中生才对吧?怎么可能是第一书记?

“我都二十了,长得有点面嫩,其实内心还是很成熟的。”贾鱼挠挠头看着她笑,心里暗赞,这女孩儿虽然冷了点,但却很有性格,俺就喜欢这样的。

“柳镇长出去了,我先带你去房间看看吧。”张宁直接转身,边往前走边介绍说。

“你是县里空降的第一书记,伙食关系和住宿都在镇政府宿舍,也就是在这二楼,夹皮沟离这里就一里多路,你下乡工作来回也方便。”

“哦,张秘书,我问一下,咱这宿舍多少人住啊?”贾鱼来了兴趣,要是张宁一个人住,那可就爽歪歪了,搞不好他还能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目前我跟柳镇长也是从县委过来的,就我们两个女生住在这里。”

“呀,这么说柳镇长也是女的?”贾鱼眼神一亮,更加兴奋了,这是要双飞的节奏啊。

“女的怎么了?女的就不能当镇长了?”张宁回头瞪了他一眼,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让贾鱼心里更喜欢。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贾鱼想要解释,可张宁压根不听,冷声道:“你是啥意思我不管,5号是你的房间,我跟柳镇长的房间在里面1号和2号,其他宿舍暂时空着。”

“好,好的。”贾鱼接过钥匙,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能跟这么漂亮又冰冷的女秘书住一块,真是天赐良机啊。

不过5号房间挨着走廊,1号和2号是在里面,显然自己成了看门的了,不过给这个大屁股冷美人看门也不错,就不知道那个柳镇长长得啥样?

“对了,你要是现在没啥事就去夹皮沟上任吧,注意要搞好村民关系,带领那里的村民勤劳致富。”张宁说完要回房间。

但她见贾鱼站着没动,又瞪了他一眼问:“还有事儿?”

贾鱼搓着手坏笑:“有事儿,张秘书,问一下你今年多大啊?”

“我……你管我多大?你赶紧去上任去,这是工作时间,少谈跟工作以外的事情!”张宁说完砰的关上了门。

“喂呀?”贾鱼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张宁那张冷冷的俏脸却让他更喜欢,觉得张宁越是生气就越美,尤其是那双漂亮的眼睛,瞪人都那么好看。

贾鱼没有骑摩托,出了镇政府大门,就能看到夹皮沟村的影子。

正值七月份,青山绿水环绕的村庄,像是襁褓中的小婴儿。

贾鱼边走边想,这山上就有很多好东西啊,例如山核桃、野梨、野菜之类的,把这些东西摘下来卖到城里去肯定很火的,咋还能是全县数一数二的落后村呢?

不知不觉进了村子到了村部,这村部两间平房,一副荒废的模样,里面冒烟骨朵的,一个老头正在烧水。

“咳咳……你是谁啊?”老头子见有人进来,揉着眼睛出门问。

“哦,我叫贾鱼,是咱们夹皮沟的第一书记。”

“你是第一书记?没弄错吧?你才多大啊?我是村长张才。”

“呵呵,原来是张村长啊,这工作能力跟年龄没啥关系吧,你看周瑜十几岁就可以挂帅了,姜子牙老不死的七十多了才捯饬到领导岗位上去,所以有志不在年高。”

张才被气了个倒仰,心想啥叫姜子牙老不死的?自己六十了,难道也是老不死的么?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319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