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抱在身上走一步顶一下 男生说躺着幽默回复

抱在身上走一步顶一下 男生说躺着幽默回复

周夕妍的丝袜被那人拽下拿在手里闻着,脚上的高跟鞋也被甩到一旁,另一人急忙拿起一只高跟鞋来放在脸上,同样是一脸享受的模样。

“哇,这娘们的鞋都这么香,嫂子,你倒是快点啊!”

“哼,公司里那么多男人被你这对东西迷得七荤八素,今天姑奶奶替他们先尝尝鲜。”

说着,赵晓米竟把手伸进周夕妍的衣服里,揉捏起那一对柔软来,周夕妍眉头紧皱,嘴里唔哝起来:

“别……不要。”

“看你这贱样,平时你那股威风呢?哈哈哈,让公司那群男人看到你这样子,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赵晓米把周夕妍压在身下更使劲的捏着,恨不得把周夕妍那对硕大的坚挺捏爆。

“这娘们叫的真浪,我快忍不住了。”

“嫂子,你快下来吧,让给我俩来。”

那二人急的直跳脚,赵晓米却还没报复够,两脚一分,把周夕妍的两腿撑开说道:“着急了?那就先给你们过过眼瘾!”

连同郝俊杰三人连忙趴在地上,欣赏着这裙底的美妙风光,可是不只周夕妍,赵晓米这个动作,连自己的裙底也被那三人看光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还撅着屁股得意的不得了。

包房外的刘建业急的团团转,冲进去吧,肯定打不过那么多人,不冲进去,周夕妍眼见就要落入他们手里,灵机一动,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种解救周夕妍的办法。

趁着赵晓米欺负周夕妍,其他三个人的注意力全在两位美女裙底的时候,刘建业进去一伸手把灯关了,大声说道:“Surprise!各位,你们成为了我们今晚的幸运顾客!只要一块钱,一块钱就能续唱到天亮!”

包房里的几个人立马嚷道:“谁啊!把灯给我打开!”

“各位,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真的只要一块钱,就能嗨唱到天明,一块钱,一块钱,只要一块钱……”

“我让你把灯打开!”

郝俊杰烦了,直接冲向这个乱入的二货,伸手把灯打开就要揍他。

刘建业连忙弯腰遮住自己的脸,正巧看到地上扔着切蛋糕时赵晓米戴的生日帽,一把捡起来套在头上盖住脸,指着沙发上的赵晓米和周夕妍说道:“大哥,你别生气,你们已经到时间了,看你们玩的这么嗨,好意思不给兄弟们续上时间吗?”

听到刘建业这样说,那两兄弟开始搭话了:“哥,要不你去续上时间吧,咱再玩会儿,我们俩还没爽呢,反正就一块钱的事儿。”

郝俊杰一肚子火却没法发泄,只好点头道:“好,我去续时,你们等着。”

说完郝俊杰出门去了,刘建业假装惊讶地说道:“哇,今天你们有人过生日啊,是这位美女吗?我要来帮你庆祝一下。”

说完“啪嗒”再次把灯关了。

“Happy birthday to you……”刘建业唱着歌飞奔向赵晓米和周夕妍身边。

“你给我把灯打……”

赵晓米刚要发火了,刘建业就把整个蛋糕砸向周夕妍,并反手往赵晓米的脸上抹了一把。

“哈哈哈……”那两兄弟只看到刘建业用蛋糕砸周夕妍,还在一旁看热闹。

“混……啊!”

不等赵晓米反应过来,刘建业冲着赵晓米的屁股狠狠抓了一把,并用飞快的速度捡起刚才周夕妍被脱下的丝袜,一把塞进赵晓米的嘴里。

那两兄弟听声音感觉有些不对,摸着黑想过来帮忙。刘建业见势不妙,使劲把赵晓米推向他们,嘴里说道:“你们从刚才就想玩的妞,给你们!”

那两人从刚才就眼睁睁地看着赵晓米对周夕妍又捏又揉的,快要憋疯了,此时美女突然落入怀里,根本把持不住那股冲动。

一人抱住赵晓米的脸就啃起来,想要把那些奶油全部舔干净,而另外一个一把抓住赵晓米胸前的两团柔软使劲捏起来,他刚才看赵晓米捏周夕妍的感觉特别过瘾,所以他比赵晓米用的力气要大得多。

“唔……”赵晓米想伸手扯下嘴里的丝袜,却被吃奶油的那人紧紧缚住双手,胸前的两团柔软几乎要被另外一人捏爆,疼痛感和刺激感让她的身体瞬间变得毫无力气。

“终于轮到我们了,哥,赶紧把她扒了。”

“好嘞!”

赵晓米面前的那人一使劲,把赵晓米的紧身连衣裙从下往上直接掀起来,赵晓米的身上顿时只剩内衣保护,而且连衣裙整个盖住了头,让赵晓米更没办法从口中取出那条丝袜了。

“玛德谁说一块……”

“啪嗒”,灯亮起来,郝俊杰回来了,话没说完却见两个兄弟正抱着美女又摸又亲,还用裙子套住的美女的头,心想这新花样够刺激!随手又把灯关了。

这吃货也没考虑为什么他女朋友不见了,就跟那俩兄弟一起扑上去,三人轮流来,一直搞到天亮……

刘建业在郝俊杰赶回来之前抱着周夕妍离开了KTV包房,这次经历让他心惊肉跳,不过还好周夕妍没受到伤害。

出租车上,周夕妍缓缓醒来,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只用生日帽勉强遮住样貌的男人,无力地笑了笑说道:“是你吗?”

“是。”刘建业压着嗓子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周夕妍便再次睡过去了,虽然她不记得刚才发生过什么事,但她知道自己这一刻处在安全的环境里……

第二天,周夕妍便把赵晓米调离了办公室,安排到工地上去做监工,刘建业想,肯定是因为赵晓米在公司里的关系,周夕妍不方便直接把她开除。不过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他自己竟然也被周夕妍调去做监工。

刘建业一个男人去工地做监工还可以解释为最近工程忙,可女孩被派去工地就是奇葩了,何况现在还是三伏天。

赵晓米知道自己惹到了周夕妍,心里不忿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只是在工地的时候,她跟刘建业抱怨说:“等着吧,我一定不会放过这贱人。”

刘建业对赵晓米的执着感到无奈,他不明白为什么赵晓米一定要跟自己领导过不去,难道现在这样还不够惨么?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698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