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大rb狠狠地给你这y荡的!宝宝,我硬了

大rb狠狠地给你这y荡的!宝宝,我硬了

   孔乔的呻吟声,一阵挨着一阵。
    
     我的心砰砰跳,第一次见孔乔这销魂姿态,同时暗骂王凯这畜生,竟然这样虐女朋友。
    
     他是个変态?
    
     王凯玩腻了这花样,又拿起了道具。
    
     孔乔最后被他整的动惮不得。
    
     而我也结束了。
    
     感觉很不过瘾,趁王凯进冲凉房洗澡的时机,我赶紧溜出来。
    
     孔乔看到我时,脸色很慌张,猛挥手叫我快走。
    
     我当然会走,但跟孔乔之间的关系,还不清不楚呢?她到底愿不愿意当我炮友?
    
     我现在也不方便问,怕惊动了王凯。
    
     只好冲孔乔满含深意地笑了笑,然后溜出了卧室。
    
     孔乔蛮不舍地目送我,那根道具其实没能大大满足她,她要的是伸缩自如的,这玩意我可以给她。
    
     发生了这事后,我不太敢去找孔乔了。
    
     只能通过手机联系她,当晚,我就发信给她了。
    
     问咱们的关系到底啥情况,你愿不愿意做我炮友。
    
     我在想,她对我那儿很迷恋,男朋友又不行,肯定会答应的。
    
     哪想到,她的回答是,不愿意。
    
     我急了,生气道:“你男朋友不行,我可以满足你,你还不认清现实啊。难道你想天天依赖那根道具吗?”
    
     她又回答道:“运哥,我们真的不能这样,我爱我男朋友,就算他那里不行,我也不会背叛他。更何况,你还有玉姐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
    
     “好,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生气地没再理她,其实心里还很舍不得。
    
     毕竟,都还没征服她,这股瘾无法得到释放。
    
     接下来的几天,我跟孔乔还真的一点联系都没。
    
     我苦逼死了,每天无处发泄。施玉很过意不去,一晚,她竟然穿着一套粉色情趣装趴在床上,可把我亮瞎眼。
    
     这情趣装,我们热恋时玩过的。
    
     “老公,过来嘛,人家想要……”施玉的样子很发搔。
    
     我的劲头一下子挑起,这几天,可把我憋死。
    
     我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
    
     我和老婆有大半个月没做了,之前也说过,我跟她,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动了胎气。
    
     我将施玉压在身下,封住她的嘴唇索吻。
    
     施玉属于文静型的女人,但在床上,还是蛮放的开的,再加上我是她丈夫,所以她在我面前呈现奔放姿态。
    
     由于怀孕的缘故,施玉的舌头显得迟钝,给我不是很舒服的感觉。
    
     但她胸脯却很饱满,弥补了这个缺陷。
    
     我一只手包裹不住,不得不说,她这段时间长肉不少,圆了一圈。
    
     我在享用时,施玉喘气地很厉害。
    
     我看她这样,不敢太过粗暴了。
    
     干脆,直接进入主题。
    
     早就憋了好久,但进入时,施玉的表情很痛苦,咬着嘴唇,指甲深深扎着我的背。
    
     这已经司空见惯,我只好慢吞吞的,像个蜗牛般。
    
     施玉还是觉得难受,叫我再慢点。
    
     我最后,两秒钟的间隔。
    
     尼玛,我这哪里是在爽,干苦力还差不多。
    
     而且,一分钟不到,老婆就喊停了。
    
     我心里堵着气,这日子还让人过吗。
    
     “老公,要不我休息一会,咱们继续?”施玉建议道。
    
     我可不想再受这委屈。
    
     靠手,都比这舒服。
    
     “老婆,不用了,谢谢你那么为我着想。”我强颜欢笑道。
    
     施玉还嘚瑟道:“知道人家的心意就好,你可别出轨咯。”
    
     一听到出轨两字,我的心咯噔下。
    
     毕竟,我就跟孔乔出轨了。
    
     我能不出轨吗?
    
     你看现在,老婆都不能满足我。
    
     我憋屈地跑去厕所,只能靠手了,脑子浮现孔乔风情万种的模样。
    
     我歪歪,她用樱桃小嘴那啥我。

    
     顿时,整个人很有感觉。
    
     在我爽个一两分钟时,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施玉在外面喊,说有人给我打电话。
    
     我正爽着呢,说别管它。
    
     施玉好奇地去看了下来电,然后说:“咦,竟然是乔儿打给你的。那丫头咋就不打给我呢?”
    
     我一听,立马软了,脑子第一反应怕老婆知道我们的秘密。

我赶紧冲出厕所,抢过了手机:“老婆,我来接吧。”
    
     我走远点接听电话,说真的,我还蛮期待孔乔的电话的,因为这几天满脑子是她。而且又憋死了,很渴望她能给我安慰。
    
     “乔儿,你找我啥事?”我说话不敢太大声,也不敢用猥琐地语气,毕竟老婆就在不远处。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5928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