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一段难一段难以启齿的感情/跟儿子旅游睡提那个

一段难一段难以启齿的感情/跟儿子旅游睡提那个

俞嫣点点头没说什么,饭桌上两个人望着桌子上的菜各有心思,沉默片刻后俞嫣道: “小超,的确我是有一份工作,高薪资,高要求,本来想介绍给你,但你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和你爸妈关系很好,没必要为了一时的赌气而放弃大好的前途。” “我不是在赌气,媚姐,我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如果我还处处需要别人帮忙,那我以后在这个社会上还怎么立足?总不能依靠你们一辈子,更何况,也不是我走到的每个地方都有你们。” 我认真的道,我盯着俞嫣的眼睛,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俞嫣道:“行,那你再考虑考虑,姐这里随时欢迎你。现在既然你也恢复了,我就搬回我家了。” 说着俞嫣站起身,从红色的包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一串数字然后放到我面前,“以后有事随时都可以来找媚姐,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找不到就打我电话。” 我看着俞嫣走出房间,剩下一桌子只被我吃了两口的饭菜,还有那张散发着淡淡芳香的纸条,上面娟秀的写着十一位数字。 俞嫣的家就在我家隔壁,不知道她和我爸妈是怎么认识的,但他们的关系向来很好,不然也不会在他们出国的时候将我拜托给俞嫣照顾。 我拿过来看了看,然后有些心烦的将纸片丢到一边。 俞嫣说得对,我现在已经不小了,的确是该自己做点事情,但我没有文凭,又不想上学,能做什么呢?! 我揉了揉脑袋,感觉有些头疼。 一个人匆匆吃了两口饭,便开门出去透透风,大夏天的冷风一激,不止之前面对性感的俞嫣时那种火焰荡然无存,就连路边歪歪斜斜的电线杆,似乎都变得萧瑟起来。 我摇摇脑袋,我确实已经清醒几天了,但也只有几天而已,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 这时候顺着街道飘来一股淡淡的烟味,一个胡子拉碴,顶着乱糟糟头发的中年男人披着一件厚厚的墨色大衣靠在街角,眼神空洞的盯着暗淡的天空。 我心血来潮,竟就站在街尾悄悄的盯着他。 吸完一支烟,中年人拍了拍手,似乎准备离开,却又突然停下脚步,从兜里拿出手机,放到耳边道:“喂,媳妇,怎么了?” “…” “我知道,我现在在外面给你和孩子买点小吃,你们在家等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 “行,一万块就一万块,我会想办法的,好,那先挂了。” 中年人说完放下手机,抱着脑袋瑟缩在墙角,手上的力气极大,像是想要不甘的怒吼一般,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没多久,中年人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马路对面。 街道对面刚好有一家便利店,中年人也不顾现在是红灯,将手揣在兜里走了过去,引来一路上司机的狂按喇叭,还有一些人的咒骂。 中年人进了便利店,我也不知为何,跟了上去,中年人刚好拿着三四串关东煮去收银台结账,中年人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几块钱道:“来包利群。” 服务员点了一下告诉他钱不够。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又在兜里摸索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多出一分钱来,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这关东煮我不要了。” 说完就拿着烟想要离开。 “等等。” 我皱了皱眉,“哥,我请你吃。” 说着在柜台刷了自己的银行卡,中年人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大骂道:“哪儿来的小崽子,老子我有的是钱,能要着你来帮忙付钱!” 就在我被他突然之间的怒气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中年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收银,低低骂了一句“滚开”,随后抢过柜台上的关东煮夺路而去。 我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行为,难道我帮他,他还不高兴么? 这时我却注意到那收银员的眼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讶和欣赏,而是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我。 我皱了皱眉,“给我一包烟。” 收银指了指身后的柜台,询问我要哪种。 我随便指了一个,刷完卡便走出了便利店。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突然很好奇烟草的味道。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5931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