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护士好湿好紧我要进去了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护士好湿好紧我要进去了

   “姜叔,你在家啊?”

     赵铁柱刚走,一个女人的声音就从屋子旁边传了过来。

     回过头一看,竟然是早上刚跟韩小萍打了一架的何秀兰!

     何秀兰那身被撕碎的衣服也没有换,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看得老姜直咽口水。

     不得不说,何秀兰虽然是山南村第一泼妇,但是这身材脸蛋确实没得说,虽然比不上韩小萍,但是何秀兰皮肤比较黑,整个人看起来比韩小萍要精神很多,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别样的媚意。

     “你来这里干什么?”

     现在的老姜对何秀兰可以说全无好感,把韩小萍脸上挠了那么多的伤痕,怎么可能有个好脸色给她?

     “姜叔,我这儿也被韩小萍挠了好多伤口呢,要不,你也帮我上点药吧?”

     一边说着,何秀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对老姜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咕咚!”

     看到何秀兰这幅样子,老姜没来由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这女人,到底想干嘛?

     “姜哥,你干嘛这样盯着人家看嘛?韩小萍是您侄女,可我轮起辈分来,还是你大妹子呢,你不能只照顾韩小萍,不能不管我的伤疤呀!”

     何秀兰娇嗔着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丝媚态。

     以前老姜还没注意,现在看起来,这个何秀兰怎么看起来那么骚?

     难道是因为自己早上去劝架的时候把“本钱”给暴露了?

     一想到这里,老姜的心神一荡,韩小萍没吃到也就算了,要是来个何秀兰调调口味也是种不错的选择啊!

     “好吧好吧,那你进来吧!”

     老姜不动身色的让开身子,让何秀兰进了屋子。

     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以后,老姜特地把门给关上了。

     看到老姜这幅样子,何秀兰又是心神一荡,早上在村子里见识到老姜的“本钱”以后,本来想回家换衣服的她怎么都感觉不得劲儿,脑子里全部都是老姜早上的样子。

     思来想去,何秀兰实在有些不甘心,自家男人出去打工这么久了,都快一年多没有快活过了,鬼使神差的,何秀兰一晃一晃的就来到了老姜家里。

     “来,让姜哥看看,你到底哪儿伤着了?”

     老姜虽然有些猜测,何秀兰就是为了来勾引他的,但是人家又没主动表明,老姜要是毛毛糙糙的乱了方寸,那以后岂不是得受这个何秀兰摆布么?

     “姜哥,就是胸口嘛,可疼了呢,不信你摸摸看啊!”

     一边说着,何秀兰直接抓起老姜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呼~”

     老姜长长的舒了口气。

     好家伙,何秀兰这规模也不小嘛!虽然比不上刚刚来的张碧琴,但是绝对能跟韩小萍一较高下了!

     而且可能是长期干农活的原因,何秀兰的身体弹性要比韩小萍好上不少,老姜不由得有些感叹,当真是梅兰竹菊,各有千秋啊!

     “姜哥,怎么样?你感觉出来什么了没有?”

     何秀兰的眼睛微微闭着,抓着老姜的手在她胸前的柔软揉来揉去的,嘴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声醉人的声音。

     她现在的心里极为满足,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闻着老姜身上那股淡淡的草药的味道,还夹杂着丝丝的烟草的气息,何秀兰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抓着老姜的手,何秀兰轻轻闭上了眼睛,心里长期以来的寂寞和空虚都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姜哥,我问你话呢,你有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呀?”

     何秀兰一边抓着老姜的手揉着自己胸口,还不忘问老姜的感受。

     “哦哦哦,伤口啊?伤口怎么感觉呢?你以为是心口疼要摸心跳啊,你这个是外伤,我得看看才行啊!”

     老姜连忙从陶醉当中醒了过来,暗地里吞了吞口水,有些期待。

     “哦,这样啊?姜哥你不会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吧?”

     何秀兰微微一笑,看向老姜的眼眸当中带着一抹调戏的意味。

     这个老姜,别看今年都四十六了,可今天早上那规模,着实让她有些惊讶,今天不好好玩个够,那哪儿是她何秀兰的本色呢?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5935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